当前位置:军妆>第607章 争斗

第607章 争斗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5123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依照常理来说,脑残的人一般都不自知,反而认为别人脑残。”凤天至毫不留情的回击欧阳紫荆。

“疯子哥哥说的是依照常理来说,那也就是说,还有非常理……”欧阳紫荆挑挑眉毛,“嗯,疯子哥哥你就是那个非常理,我知道了。”

“随你的便吧,没事可以离开了。”凤天至径直下了逐客令。

“好吧,我自己去找。”欧阳紫荆撅撅嘴,“回头我和小娴告状,说你欺负我,让她帮我出气。”

凤天至挥挥手,连话都懒得说了。

欧阳紫荆恨恨的“哼”一声,转身离去,凤天至犹豫一下,拨通了洛叶电话:“小叶儿,做好思想准备。”

“嗯?”洛叶一愣,随之恍然,“噢噢噢,知道了,谢谢凤队长。”

“跟我客气什么,挂了。”

“再见。”洛叶挂断电话,径直起身往外走,与其让对方找过来,不如她主动点儿的好。

“洛洛,干什么去?”星弄和瑶光齐齐从床上探下脑袋。

洛叶摆摆手:“别操心了,我一会儿回来。”

“和你一起。”星弄和瑶光迅速蹦下床,追上去。

“你们俩……”洛叶无奈的看着两人,“别去了,行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星弄眨巴眨巴眼睛,“听你刚才的语气,是凤大队打的,难道……你们……”

“瞎猜什么!”洛叶打断她,“是夜轩的追求者找过来了,凤大队打电话提醒我一声,那女的和他们应该都是朋友。”

“什么?”星弄声音陡然高起来,“又出来追求者,还找上门来了,这祸水。怎么这么不省心!”

“小点儿声!”见有人好奇的伸脑袋,洛叶赶紧拖着她加快速度,“你想宣扬的全校都知道?”说着叹一声,“你们俩一起,那女人没准觉得我心虚呢。”

“她敢!”星弄晃晃胳膊,“小心我揍的她满地找牙!对了,咱们去哪儿找她?会不会起两岔道儿去?”

“不用……”洛叶突然愣住,恍惚的盯着迎面而来的女子,半晌说不出话来——对方打扮的太象重生时的她了,重生前刺杀刘正行时。她的装束和现在的欧阳紫荆几乎一模一样!

而关键是,欧阳紫荆眉眼间和她极为的相像,身材也差不多。若她也换上这装束,说两人是亲姐妹,绝对有人相信!

或者,这也是上天在开玩笑,长相类似的两个人。喜欢的是同一个男人?

听凤天至的说话,欧阳紫荆是夜轩唯一另眼相待过的女孩子,那也就是说明,夜大帅哥喜欢的,就是她这类长相的女子。

只不过,她和欧阳紫荆一个清丽。一个狂野 ,或者,正是因为这份不同。才会导致了夜轩的选择是她而不是不是欧阳紫荆……

“洛洛……洛洛……”星弄瑶光焦急的呼唤使得洛叶回过神来,勉强笑笑,“没什么,被美人迷了眼。”

“瞧你那点儿出息!”星弄瞪她一眼,“还没较量呢。你要是敢认输丢了我的脸,表示不认识你。”

“球儿。你发现没,那女的和洛叶好象!”瑶光咂巴咂巴嘴,“真的象,看那眼睛和鼻子,是不是有六分相似?”

星弄哼一声:“就她?和洛洛差远了,咱们洛洛一看就是良家妇女,哪象她,不知从哪个铺子里来的!”

瑶光摸摸脑袋:“球儿,你嘴巴可真损。”

“我说的实话,瞧那身衣服,分明是在显摆胸器!”星弄撇撇嘴,“洛洛要穿那衣服,绝对比她性感。”

“你们好……”说话间,欧阳紫荆已经到了三人面前,礼貌的笑笑,“我想找洛叶同学,能不能麻烦你们帮忙喊一声?”

“请问,您找她什么事儿?”星弄脸上迅速堆上甜甜的笑容,“她最近挺忙,我怕不问明白,宇文教授不放人。”

“宇文教授?”欧阳紫荆愣了愣,“是宇文泽教授吗?”

星弄点点头:“对呀,您认识我们宇文教授?”

“是的,我曾是他的学生。”欧阳紫荆笑笑,“能带我过去吗?我亲口和宇文教授说,他会卖我这个面子的。”

见球儿童鞋还要忽悠,洛叶上前一步:“我就是洛叶。”

“你?”欧阳紫荆上下打量着她,眉头渐渐拧起来,“你,就是洛叶?凤天至和夜轩都喜欢的那个洛叶?”

“没错,是我。”洛叶点点头。

“奇怪……”欧阳紫荆再打量打量洛叶,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欧阳紫荆,和夜轩从小就是朋友。

从小,我就喜欢他,只不过,那时候想把精力都放在学业上,原本以为,依照他的性格,怎么着也要30岁以后才考虑婚姻的事儿。

没想到,这么早就定了下来,做为最先喜欢他的女人,我总要争取一下,算一算……十五年了,我整整喜欢他十五年了。

要是就这样放他走,很不甘心,和你争,别人肯定要说我不道德,可是,我这样做,你能理解吧?”

“你以为我会特大度的说,理解?”洛叶唇角上挑,“那你就错了,在我看来,不管你喜欢了他十年十五年还是二十五年,都否决不了一个事实,我才是他的未婚妻,你以何种理由插入进来,都是小三,明白吗?”

“小三?”欧阳紫荆眉头皱起来,“你说我是小三?呵,笑话,你只不过是插了漏罢了。

若不是这些年我不回过,放任他自由,哪会有你的机会?算了,不和你理论这些,实话告诉你,见到你,我倒是有自信了。”

“真的吗?”洛叶挑挑眉毛,嘻笑着道,“你是不是觉得,因为我和你长的象。他才喜欢了我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欧阳紫荆眯眼笑了起来,“小轩哥哥的性格我非常清楚,要是真的给了一个人承诺,他会把自己完全困进去。

现在,他应该就是进入了这样的一个格局,因为担心会失信,所以不敢认我,不敢面对我,现在,我总算是明白了。可真是个傻瓜!”

星弄拍着额头干嚎:“苍天啊,大地啊,掉块大石头砸死我吧。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自恋的人,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啊……”

“呕……”瑶光做干呕状。

“你们俩,很快会知道,我说的对不对。”欧阳紫荆笑眯眯的看向洛叶,“你敢不敢告诉夜轩。让他随自己的心意走,不要想别的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洛叶顿顿,唇角泛起笑意,“没问题,要我现在打电话吗?”

“只能这样了,你也不能出校门。”欧阳紫荆撇撇嘴。“太不自由了。”

洛叶想了想:“出门是没问题的,要不,我陪你一起去找他吧。我会亲口告诉他让他随自己的心意走,这样,你就放心了,对不对?”

欧阳紫荆摆手:“不要,让你受罚我会不好意思的。”

“没事儿。我不会受罚的,我有这个特权。”洛叶轻咳一声。“别误会,我不是靠家族的特权,而是凭自己的努力,拿到了随时出入通行证,你等一下,我去和队长说一声。”

看看时间,欧阳紫荆不耐烦的道:“打电话不就行了吗?”

洛叶认真的摆摆手:“那可不行,这种事儿打电话解决,是极不尊重领导的行为,哪能那样做?你在门口等我吧,我一会就出去。”

“我们一起。”星弄和瑶光赶紧追上洛叶。

“什么都少不了你们,不准跟着!”洛叶推着两人,“一会儿就到饭点了,回去吃饭去。”

“吃饭虽然重要,可是看夜大帅哥解决麻烦更重要。”星弄嘿嘿笑着,“我真的是特别好奇,夜老大见了咱们一行人,会是个什么表情?”

……

洛叶欧阳紫荆一行人赶到四门市(原四门县)时,已是晚上七点钟,遂直接去了夜轩的宿舍。

打开房门,看清站在门口的一行人,夜轩皱眉看向洛叶:“叶儿,你怎么也跟着她胡闹!”

“谁胡闹了?”洛叶推他一把,挤进门去,“我还没说你呢,招惹了一个又一个,不停的找我的麻烦,这个,说是你的青梅竹马,我哪敢不接待?”

夜轩视线转向欧阳紫荆:“你,到底有完没完?”

“我到底是谁?”

“欧阳紫荆,这样有意思吗?先前我不是已经说过,做为朋友,你来看我,我很感谢。

可是,如果牵涉其他的,还是免了,我爱的是叶儿,我的未婚妻是叶儿,我们的婚期也已经确定,你,不要再做无用功,行吗?”

欧阳紫荆笑笑,看向洛叶:“你,不要忘了自己来的任务。”

“夜轩。”洛叶上前一步,神色认真的看着她,“我愿意过来,是因为有我和她,的确长的有几分相似。

她认为,你选择我,是因为我沾了她那张脸的光,换言之,她认为,你喜欢的是她,选择我,是因为我和她相像。

现在不接受她,是因为担心自己失信,现在,我郑重的告诉你,如果她全说对了,请你不要以这种事来讲诚信,不属于我的感情,我不要,更不会勉强!”

“叶儿,这样说,对我公平吗?你认为,真的公平吗?”夜轩一把抓住洛叶胳膊,“看着我的眼睛回答。”

洛叶直视着他:“谁也不是谁肚子里的蛔虫,她的话,有一部分在理儿上,我不得不慎重 ,也不能不配合。

我不希望,有一天我们成婚了,别人会认为,我嫁给你是沾了她的光,如果真的是那样,我坚决不要!”

“好,在此,我夜轩对天发誓,以下所说,全为事实。”夜轩视线转向欧阳紫荆,“我夜轩,自始至终爱的只有洛叶一人,与任何人任何事无关,只因她是洛叶!如若所说有假,让我天天走厄运!”

“和我,没关系?”欧阳紫荆指指自己鼻子。“真的和我没关系?你可要想好了,万一天天走厄运,可不是好玩儿的事儿。”

“百分之二百的确定,和你没有任何关系,认识我那么多年,你应该多少清楚一些,以我的性格,若真的有喜欢你,不可能找任何人替代,你只是出国留学。又不是别的,对不对?”

欧阳紫荆摸摸额头:“呃,你刚才是不是想说。又不是死了?”

“随你的便。”夜轩摸摸洛叶脑袋,“没吃饭吧?你个傻瓜,想吃什么,我马上给你做。”

“唉……,等等。这……这就结束了?”星弄意犹未尽的看着夜轩,“就这么简单,问题就解决了?你不要多表白点儿,解释点儿什么的?”

夜轩瞪她一眼:“再胡闹,晚饭不给你吃。”

星弄故作恐惧的往后缩缩:“洛洛,你家老夜恐吓我!”

“活该!”

星弄可怜巴巴的转向瑶光:“妖妖。他们两口子穿一条裤子,早知道咱们不跟着来,对不对?”

“不对。”瑶光躲了洛叶身后。“我觉得你是自找的。”

“事主在这儿呢。”欧阳紫荆一脸无奈的看着几人,“为什么不问问我是怎么样的?这事儿的中心人物是我好不好?”

“那你怎么想的?”星弄配合的道。

“我的想法就是,绝对不能这么简单就放弃,现在嘛,我已经相信了。小轩哥哥不是因为我才和洛叶在一起。

那么,我决定了。利用洛叶和我模样儿相像度非常大的有利条件,对夜小轩帅哥展开追求,成与不成,我都认了。”欧阳紫荆笑眯眯的看向洛叶,“洛叶,敢不敢让我试试?”

“随便,你有你的人身自由,我又不能限制,而且”洛叶摊摊手,“如果那么简单就把人夺走,不要也罢。”

“好吧,话是你说的,别后悔。”欧阳紫荆得意的瞄着几人,“告诉你们吧,来之前我已经申请了调职四门市。

估计后天,我的任命书就到了,到时,就可以天天见到夜小轩帅哥,结果,你们是不是都有些期待?”

“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?”夜轩眉头皱起来,“什么职务?”

“招商办副主任,新设的。”欧阳紫荆得意的笑笑,“提前让你知道了,我能来得了吗?”

“来就来吧,我这人,公是公,私是私,希望你别后悔就行,好了,你的事情办完了,可以离开了吧?”夜轩下了逐客令。

“凭什么让我离开?你刚才说了,要做饭的,我还没吃呢。”欧阳紫荆强行挤进门去,左右打量着屋子,撇着嘴角,“堂堂的夜市长,竟然就住这么个二居室,好在还算干净。

对了,忘记告诉你了,我申请了你旁边的屋子做宿舍,以后,咱们就是邻居了,我会经常过来蹭饭的,夜小轩帅哥,以后还请多多关照。”

“关照你个头!”夜轩指指门口,“别说以后蹭饭,今天就不让你蹭,快走吧,该上哪儿吃上哪儿吃去。”

“太无情了!”欧阳紫荆可怜巴巴的看向洛叶,“你也不希望我的追求,完全是败在你的淫威之下吧?”

“呃……”洛叶无语的看着她,“能不能告诉我,我的淫威在哪儿?”

欧阳紫荆神情难得的认真:“你在这儿,本身就是最大的震慑,当着你的面儿,又听我那样说,他怎么敢让我在这儿吃饭?

既然是竞争,就应该是公平的,只要我努力过了,最终若是不成,也无所谓,你放心,我就给自己一年零一个月的时间,若是到时他还是这态度,我立马放手。

我的性格就是这样,想要做的事情,一定要努力过才行,否则,有可能会后悔一辈子。”

洛叶摊摊手:“那也无所谓,后悔一辈子就后悔一辈子吧,我不可能因为你的性格将就,再说了,把你留在这儿吃饭,我才是真正的脑残呢。

欧阳小姐,请便吧,你怎么追求我管不着,可是属于我的权利,我却是一定会捍卫,我可以现在就告诉你,你的死缠烂打,我非常不喜欢。”

“好吧,我就不惹人嫌了。”欧阳紫荆娇媚的笑笑,“以后,小心点儿,免得哭鼻子没人管。”

“欧阳紫荆,尊重别人即是尊重自己,我已经明确的拒绝了你,希望,你能搞清楚现在的状况。

对于你的死缠烂打,我比叶儿还要烦,希望你不要把我和你的那一点朋友情,也折腾没了。”

“无所谓啊,恋人都没的做了,朋友嘛,能保就保,保不住就算。”欧阳紫荆耸耸肩膀,“以我的性格,就是这样,你知道的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,随便。”夜轩挥挥手,“叶儿,送客,我去做饭。”

“德行,真会装!”欧阳紫荆撇撇嘴,迅速闪出去,洛叶刚要关门,对方一只脚伸过来把门抵住,“洛叶,男人越是这样嘴硬,代表着他越是心虚,你,明白吧?”

“当然明白。”洛叶嘻嘻一笑,“你在挑拨离间,我哪能不明白?”

欧阳紫荆:“……”

----

暖今天两更合在一起更了,明天还要忙一天房子的交接,后天开始,基本就正常更新了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