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509章 各人算盘

第509章 各人算盘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079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开个玩笑?”野田颂视线在女儿身上睃巡几圈儿,唇角泛起冷笑,“慧子,你是不是真的以为,爸爸老糊涂了?”

“慧子不敢,慧子绝对不敢这样想父亲大人。”野田慧子的声音弱了下去,先前她被愤怒燃尽了理智,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与洛叶合作,可真正触到父亲的眼神,心里却又怕的要命。

就算父亲待她再不好,也是她唯一的亲人,若真与父亲闹翻,被赶出野田家族,她以后该怎么办才好?当时,怎么就没细想呢?如此想着,看向洛叶的眼神中多了些许的埋怨。

盯视女儿一会儿,野田颂“哼”一声:“现在知道怕了?”,继尔看向洛叶,“这一切,都是你窜掇我女儿做的吧?”

洛叶唇角泛起一丝笑意:“野田先生,您多想了,慧子小姐有自己的主意,我又如何能窜掇得了她?”

野田颂冲洛叶摆摆手:“你先出去,我要和我女儿单独待一会儿。”

“好。”洛叶也不争究,痛快的退了出去。

“怎么样?老野田没难为你吧?”

洛叶刚出门口,凤清和战豪就迎了上来。

“没有。”洛叶摇摇头,带头往没人的地方挪挪,压低了声音,“老狐狸已经发现了野田慧子不对劲儿,逼得野田慧子提前醒了过来。”

凤清瞬间瞪大了眼睛,来回划拉着额头,“原来野田慧子是在装昏迷?你可真行,这么短的时间竟然成功的策反了她,真是服了你了。”

“洛洛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战豪亦是一脸的佩服。

“不要这样看着我,若是他们父女间没有矛盾,我又哪能成功了?”洛叶唇角撇撇。“你是不知道那父亲有多冷血,为了和乔小婉的姥爷合作,竟然骗她毁容,还说那药水只是让人暂时假像毁容,过后可以完全恢复。

而事实上是,如果野田慧子用了那药水,以后就会变成和乔小婉一样,为了家族的生意,在未征得女儿同意的情况下牺牲对方,加之他现任妻子及小女儿和野田慧子有一堆矛盾。你们说,有着这些基础,还需要我策反吗?”

“唉!”凤清叹一声。“这样看来,野田慧子也是个可怜的孩子,以前总觉得生在中国的大家族不幸福,和她一比,我突然就知足了。最起码,我的家人不会用如此卑鄙的手段骗我陷入永无天日的黑暗之中。”

战豪琢磨琢磨,眉头皱了起来:“洛洛,事情到了这一步,野田颂应该会想方设法的陷害你,你要多加小心。”

“队长已经知道了我和野田慧子间的协议。所以,就算是野田颂泼脏水,也没什么大碍。”

“但愿吧。”战豪叹一声。“偏偏大哥也不在……”

洛叶打断他:“有些事情,我必须自己去面对,若事事依赖他,只会让大多数人对我不满意。”

战豪无奈的点点头:“也是,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。就要做好面对这些事情的准备只不过,大哥实在太出色了。而你,偏偏又不输他多少,结果,麻烦事儿也就接二连三的找上来……”

洛叶摆摆手打断他:“行了,咱们才刚刚起步呢,要是从现在就开始愁,以后可怎么过?”

凤清疑惑的看向洛叶:“洛洛,野田慧子的脸变成那个样子,是靠化妆做到的吗?”

洛叶摇摇头:“不是,以老狐狸的老奸巨滑,化妆哪能骗过他?野田慧子抹的是冯爷爷独有的一种易容药物。”

战豪担心的看着洛叶:“据我观察,野田慧子是极敬畏野田颂的,现如今那父女俩躲房里单独谈话,以野田颂的老奸巨滑,哪能放过这种机会?”

洛叶摊摊手,一脸无奈的道:“这个计划,在行使之初我就知道很难做到完美收官,我把一切证据摆在野田慧子面前的时候,愤怒到极致的她基本失去了理智,加上他的父亲在她面前与她妹妹那么亲热的通电话,深深刺激了她,才会让她决心与我合作。

可她毕竟是野田颂的亲生女儿,就算对方待她再不好,也是养大她的亲生父亲,稍稍来点儿温情攻势 ,就有可能瓦解了我和她刚刚建立起来的信任。”

“明知道这样你还做?”凤清急急的抓住洛叶小手,“你这个傻丫头,明明知道那么多人盯着你,也不知道多为自己想想。

既然已经识破了对方的伎俩,你阻止野田慧子就是了,干嘛还要再演这么一出戏?再说了,就算化妆骗不过野田颂,但也不会让对方抓到把柄啊?”

“没事儿的,就算他们冤枉我,也不要紧。”洛叶眸中多了一丝笑意,没错,她就是要让对方抓住把柄,让对方破釜沉舟的陷害她,只不过,后悔的是谁,那可就不一定了!

凤清往她身前凑凑,声音压的更低:“说说,你是不是已经有了良计?”

洛叶嘻嘻一笑:“不可说不可说。”

凤清撇撇嘴:“不说就不说吧,看你这样子我倒是放心多了。”

房间内,野田颂盯着野田慧子半天,直到对方眼神闪烁着不敢再看他,才开口:“慧子,真的打算抛弃爸爸?”

“父亲大人,我不敢。”野田慧子嗫嚅着偷瞄一眼父亲,犹豫一下,“本来,我一点都不恨爸爸,就算知道爸爸偏心妈妈和妹妹,我也不恨。

可是,您为什么要骗我毁容呢?而且,您拦了不让我和宫田崎定婚,也不是看我有了意中人,而是想着让妹妹嫁个好人家吧?”

“这是你的真心话?”野田颂眉头皱起来,“爸爸在你心里,就是那样?”

野田慧子鼓足勇气:“那您能告诉我,毁容药是怎么回事儿吗?”

野田颂沉默一会儿,眸中多了泪光:“慧子,这些年爸爸是有些疏忽你,可爸爸是爱你的,让你做这种事情,你知道爸爸心里有多难过吗?

可是,身为野田家的一员,就必须以家族为重,保留住祖辈留下来的产业并且做大,是后辈应尽的责任。

说实话,爸爸犹豫过,可是,野田家族在国内的排名一直在下跌,如果再不抓住机会,就会逐步被别家取代乃至于最终破产,慧子,你想那样吗?”

“我不想那样,可是爸爸,从小,好东西是雅子的,辛苦都是我的,这样,您觉得公平吗?”

“爸爸没有儿子,你是长女,就必须担负起长女的责任。”野田颂长叹一声,“如果,你都不能理解爸爸,那么爸爸所做的这一切,真的很没意义。”

“爸爸……”野田慧子一脸犹疑:“您说的,都是真的?您决定把野田家的产业由我来继承,是这样吗?”

“没错。”野田颂点点头,“雅子自小没受过苦,被美智子呵护的太好,这个担子就算逼着她挑,她也挑不起来。

想来想去,爸爸只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,让你毁容这件事儿,爸爸犹豫再三,还是决定赌一把。

现在的医术,就算毁容了,也可以恢复的很漂亮,而且,慧子的基因没变,将来的后代,绝对不会差了!

一时的苦,换来一世的甜,这笔帐怎么算都是合算的,慧子好好想一想,想明白了再告诉爸爸,爸爸这样做对不对。”

……

莫塞尔山庄大书房,恋凤明眉头紧皱的拨通了电话,不待对方说话,便问道:“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?”

“爷爷,暂时还没什么进展。”丹尼斯恭敬的道,自被取消了继承权,他对恋老爷子的态度,明显恭敬了十分。

“一堆饭桶。”恋凤明骂一句,啪的挂断了电话,丹尼斯愣愣的听了一会儿,看向亚妮达,“挂了。”

“想不到爷爷对乔小婉那么好。”亚妮达哼一声,“越是这样,我们就越不能让她得逞了,否则以后,我们如何在家中立足?

而且,姑姑为这个家做了什么?除了一次次的添麻烦,她还做了什么?真搞不懂爷爷是怎么想的!”

“他是气爸爸骗他。”丹尼斯挑挑眉头,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中国人都是忌讳‘死’的,偏偏爸爸犯了忌讳,他能不生气吗?”

“生气也不能不管家族将来的发展呀?”亚妮达气哼哼的嘀咕一句,看向丹尼斯,“接下来怎么办?咱们就耗在这儿吗?”

丹尼斯看一眼时间:“先不管了,去接莫尼克吧,他应该到了。”

亚妮达耸耸肩膀:“面对艾伦的时候,他根本就不是他了,实在是佩服他的自控力,那么疯狂的喜欢一个人,竟能忍住了现在才来看她,我实在是理解不了。”

“他要事业,也要爱情,这有什么难理解的?”丹尼斯说着走了出去,亚妮达赶紧跟上,眸中闪过一丝失落,这样的男子,即便是喜欢,她也不敢说出来,不说,还是朋友,说了,就什么也不是了。

----

暖今日更新到,实在是困乏,先一更吧,明天努力两更,暖都不敢多说了,这年,过的真累,嗷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