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508章 进行中......

第508章 进行中......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65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野田先生,可令爱现在并不需要注射血清,她需要的是……”钟亦顿一顿,道:“她需要的是好好休息,等待自然醒来。”

“开玩笑吧?”野田颂不相信的指着女儿青紫的小脸儿,怒气冲冲,“你到底是不是医生,慧子的症状根本就是中了蛇毒,你却说只靠休息就可以解决?”

“是的,休息就可以解决。”钟亦再次确认一遍。

“你......你不配做医生!”野田颂愤怒的看向叶爱城,“叶先生,医生是你找来的,你怎么说?”

“野田先生......”叶爱城一脸为难,钟亦的医术如何他早有耳闻,是以,现在的情况,让他也难以决断到底谁对谁错。

“叶先生,如果想要野田家在沙市投资,最好立即找本地最有名的医生来救慧子。”野田深呼一口气,“慧子,是我最疼爱的女儿,若是她有什么意外,野田家族将不会再跨入中国一步!”

“野田先生,钟医生就是沙市最有名的医生。”叶爱城恳求的看向钟亦,“钟医生,拜托了。”

“咱们……,到底谁是医生?”钟亦淡淡的扫一眼野田颂,“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,慧子小姐的确是需要休息,至于她的面色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,还是等慧子小姐醒来后,野田先生亲自问吧。”

“这个......”野田颂犹豫着,中国人的性格,他还算了解,是以,此时的他倒是基本信了钟亦的说法,可,慧子的症状明明就是中毒。想了想,看向叶爱城,“叶先生,你敢保证他说的是真的?”

“我......”叶爱城一脸苦色的盯着钟亦,真是难为死他了,身为招商局长的他,怎么会清楚身为医生的钟亦说的到底是真是假?

“叶局长还是为野田小姐另请高明吧,告辞了。”钟亦说着转身就走。

“等等。”叶爱城急急前进一步,挡在钟亦身前,眸中满是为难。“叶先生,您是这方面的专家,麻烦您再帮野田小姐诊治一下。好吗?”

“你,怀疑我的医术?”钟亦挑挑眉毛,“我,最讨厌别人怀疑我,你们。还是另请高明吧。”

“没没没,我哪敢怀疑您。”叶爱城附了钟亦耳边小声道,“这不是没办法嘛,日本人要在咱们这边投资嘛,您就委屈一下,权当是为了沙市人民着想。好不好?”

钟亦唇角扯扯:“是不是觉得我特别不讲理?”

“没有!没有!”叶爱城连连摇头,心头泛起一丝酸涩,他堂堂沙市招商局局长。在这位夜家准孙女婿面前,真真是什么都不是,以前说女人做的好不如嫁的好,现在看来,男人也是。做的好不如娶的好,上天。真是不公平啊!

“等一下!”

眼见钟亦手要搭上野田慧子手腕,野田颂赶紧挡住对方,神色愈加严肃起来:“钟先生,如果小女出现了意外,你要负什么样的责任?”

“以命相抵,行吗?”

“以命相抵?”野田颂重复一句,让开位置,“请!”

……

沙市机场。

距离安检的位置越来越近,杨秒心激动的要跳出来,十一年了,他就快要恢复本尊了,接下来的生活,才是他想要过的!

“先生,麻烦上前一步。”

安检小姐温柔的声音将杨秒思绪拉回,他赶紧上前一步,歉意的一笑,“对不起,刚才走神了。”

安检小姐笑笑:“没有关系,麻烦您把手举一下,好吗?”

仪器在身上探来探去,杨秒紧张的手心沁出汗珠子,虽然清楚自己用的高科技防检测微型移动硬盘,可真正面对安检系统的时候,他还是避不住要紧张,成败,在此一举了。

“很抱歉,耽误您时间了。”

此时,安检小姐的声音,在杨秒听来是那么的美妙动听,直到坐在属于自己的座椅,系好安全带,他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。

真的,就这样成功了么?

只要飞机起飞,一切,就算大功告成了吗?

杨秒用力压压激烈跳动的心脏,努力平复着情绪,为了掩饰,闭上眼睛假寐。

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总觉得有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他。

可当他寻找的时候,却又没发现一丝破绽,如此几次,他放弃了努力,闭着眼睛不再理会。

或者,是心理作用吧。

他如是安慰自己。

离他不远的座位上,一名清秀的女子唇角勾起笑意,那种感觉,和猫戏老鼠成功的自得,差不多。

……

“野田慧子小姐需要的是休息,大约六个小时,她会醒过来。”钟亦再次的检查,结果仍是一样。

“钟先生,既然您这么肯定,那么能不能告诉我,小女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昏睡?”野田颂心情复杂的问道。

慧子的妈妈在慧子那么小就去世,要说他对慧子一点都不愧疚,是不可能的。

可美智子的娘家能帮野田家不少,是以,这些年对于美智子的所作所为,他即便是知道也是装糊涂。

慧子心中有委屈,他当然都明白,可是,身为野田家族的继承人,他实在顾不得儿女情长,他要的,是野田家族的发展和壮大。

这次,女儿若是真如钟亦所说睡足了就能醒来,那么,他的心情将会是欣喜又失望的。

“这个,还是等慧子小姐醒来了,由她本人亲自对您说比较好。”钟亦淡淡一笑,“我不是卖关子,而是这事儿,属于慧子小姐的个人秘密,我,不方便说什么。”

“铃铃铃……”野田颂歉意的冲众人点点头,背过身去接电话,继尔,挂断电话看向洛叶:“洛小姐,麻烦继续照看慧子,如果慧子出现意外,相信你也不会有好结果。”

洛叶点点头,趁众人不注意和钟亦对视一眼,脸色没有任何变化。

叶爱城忐忑的看着野田颂:“野田先生,今天的行程要不要取消?”

野田颂摆摆手:“考察已经不需要了,决定我们会尽快定下来,今天,我只想守在慧子身边,都不要来打扰。”

叶爱城眸中划过一丝失望,脸上却是挂着笑容:“好的,我们等待野田先生的决定。”说着看向洛叶,“洛小姐,帮忙好好照顾野田小姐。”

刘主任上前一步:“洛叶,野田小姐是我国的贵客,你,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,明白吗?”

洛叶也不争辩,点点头:“明白。”

刘主任不悦的皱皱眉头,冲洛叶招招手:“你出来一会儿。”

来到门外站定,洛叶看着对方:“您有什么事儿?”

“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吗?”

洛叶点点头:“知道。”

“知道你身上肩负着什么责任吗?”刘主任再追问一句。

洛叶再点点头:“大概知道。”

“大概知道是什么意思?”刘主任眉头皱的更紧了。

洛叶浅浅一笑:“因为不确定您找我出来的原因,所以只能说大概知道。”

“你……”刘主任狠狠瞪一眼洛叶,“我真是不明白,你这样的,怎么就会进了保护团队?”

洛叶装糊涂的摇摇脑袋:“我也不太明白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洛叶懒得再听她废话,淡淡一笑:“刘主任要是没什么事儿,我就进去了。”

“等等。”刘主任一把扯住洛叶,眉头皱皱,洛叶眼睛眯了起来,“有话说话,松手!”

刘主任一愣,随之道: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

洛叶不客气的盯着她:“刘主任,泥人尚有三分性,您,是不是针对我针对的也太明显了?”

“我什么时候针对你了,我只是不希望国家遭受太多损失而已。”刘主任重重哼一声,摆摆手,“该说的我都说了,你,好自为止吧。”

再次回到病房时,叶爱城等人已经离开,留意了一下野田颂的表情,看看床上的野田慧子,再略一琢磨,洛叶唇角不经意的添了一丝笑意。

“又被上教育课了?”凤清凑了洛叶耳边,“那女人,捧臭脚捧的太明显了些,也就你脾气好。”

洛叶轻轻捏了捏她的手,没说什么。

野田颂突然抬起脑袋:“你们,都出去吧,让洛小姐留在里面好了。”

“是!”众人应一声,齐齐退了出去。

“洛小姐,帮我女儿擦擦身子。”野田颂吩咐道。

“好。”洛叶应答着,去取了热水过来,见野田颂坐了那儿不动,眉头微挑,“就这样当着您的面擦吗?”

“嗯。”野田颂点点头,“她是我的女儿,当然是当着我的面擦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洛叶应一声,上前掀起被角,毛巾还没擦到野田慧子身上,对方猛的坐了起来,怒视着野田颂,“父亲大人,您是不是太过份了些?”

野田颂面无表情的盯着野田慧子看一会儿,身子往后靠靠:“慧子,能告诉我,这是为什么吗?”

“父亲大人,原因,您不知道吗?”野田慧子反问道。

“慧子!”野田颂脸上多了怒色。

野田慧子缩了缩身子,垂下脑袋:“父亲大人,我只是想跟您开个玩笑。”

---

暖今天刚从老家回来,睡了个昏天黑地,好不容易休息过来,码了这一章,明天,多更,咱再睡去,汗,回家真的好累的说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