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493章 找回家

第493章 找回家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2114  |  更新时间:

买到了凤老爷子喜欢的红金龙,林同家特别开心,停下车子,小心奕奕的搬起鱼缸,正要直起腰,一辆军绿色的吉普轰鸣着漂移入位停在了他的身旁。

猛然受了惊吓的他手一哆嗦,“哗啦……”,鱼缸宣告碎碎平安了,刚想发怒,就见凤天至阴沉着脸从车上下来了,赶紧笑着弯弯腰:“大少爷,您回来了?”

凤天至看都没看他,一阵风似的没了影子,林同家苦着脸收起奄奄一息的红金龙,冲正在张望的下人吆喝:“赶紧取鱼缸来接着,傻看什么?”

“是,林管家。”下人应一声,急急的往就近的房子跑去。

“唉,看大少爷的样子,是知道了。”林同家自言自语嘀咕一句,摇头叹一声,盯着红金龙发起呆来。

“爷爷,你做什么了?”凤天至一路窜进书房,盯着悠闲的坐在太师椅上来回晃着的凤老爷子,眸中简直要喷出火来。

“瞧瞧你,什么样子?”头发花白,面色红润的凤老爷子手指点着他,“去照照镜子。”

“爷爷,请不要岔开话题。”凤天至往前探了探脑袋,“我要知道,您为什么那样做!”

“我做什么了?”凤老爷子舒服的再晃两下,“你告诉我,我到底做什么让你不满意的事了?”

“夜轩的事情,您敢说您不知道?”凤天至闭眼缓一口气,“难道,在爷爷的眼中,我就是那么的不中用?”

“夜轩什么事情?”凤老爷子笑眯眯的往前靠靠,“跟我说说,小轩出什么事了,我怎么不知道呢?”

“爷爷。跟我装糊涂有意思吗?所有的证据都显示,您左右了这件事情,我想,夜家人早就清楚了,他们不说,只是对夜轩有着十足的信心。”凤天至长长呼一口气,“爷爷,您对我,真的就一点信心都没有?”

“我一向对你有信心,非常有信心。”凤老爷子神色也严肃起来。“小至,这件事情,爷爷并没做什么。只是顺应某些人的意思,适当的说了两句,别的,什么也没做,你信也罢不信也罢。事实就是这样子。

还有,你质问我是不是对你没有信心,我倒想问问,你对自己有信心吗?你现在的表现,是对自己有信心吗?

只不过被人误会凤家左右了夜轩的归期而已,你就激动成这样子?飞回京城来找爷爷算帐?

爷爷不妨提醒你。你这样的表现说明了两个问题,一是你不自信,二是你对洛叶的感情。已经深到了骨子里。”

“我……”凤天至顿住,一时不知说什么好,爷爷说的对,他从a师出来,招呼都没打就飞回了京城。这种表现,哪还象他?

凤老爷子细细的打量着孙子。重重叹一声:“劝你好好想想吧,这个样子下去,怎么能行?”

“爷爷,不管她的选择怎样,我只希望她能幸福,我,坚决不要凤家用外力来左右这件事情。”凤天至顿一顿,“这样,会亵渎了这份感情。”

“夜家呢?”凤老爷子眯起眼睛,“夜家人利用老太爷把洛叶拴在夜家,是不是事实?”

“爷爷, 我不管夜家怎么做,他们的做法,和我没有任何关系,如果说最初是为了和夜轩一争高下,那么现在,就是单纯的喜欢小叶儿。

爷爷的性格我非常了解,您说的轻描淡写,事实上肯定是下了一番功夫的,我明白您是为了我好,可是爷爷,这事儿,我不领您的情,收手吧。”

凤老爷子盯着凤天至看了好大一会儿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身子前探,拍拍凤天至:“爷爷等着你把小叶儿追回来,绝不干涉,行吧?”

凤天至神色缓和下来:“爷爷记得说话算话就好,以前的,我就不计较了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一直站了外面的林同家听到夜老爷子的笑声, 终于松一口气,他这心可是一直提着呢,生怕大少爷和老爷闹僵了,那么,老爷所做的一切,可就太没有意义了。

……

凤老爷子欣赏着欢快的游来游去的红金龙,满意的点点头:“同家,不错,还是你明白我的心思。”

“义父夸奖了,要是连这事儿都不知道,哪对得起老爷收养我那么多年?”林同家讨好的笑着看向凤天至,“大少爷,义父一直在念叨您呢,想不到您就回来了。”

凤天至伸手戳戳红金龙硕大的身子:“这鱼竟然没死,命还挺长的嘛。”

“靠边儿去!”凤老爷子一巴掌拍开他,“你知道爷爷喜欢什么吗?和同家比比,你脸红不脸红?”

“爷爷,我还有事儿,赶紧回了。”话音落下,凤天至已经闪没了影子。

“这死小子!”凤老爷子手指往外点点,无奈的叹一声,“算了,这小子心里哪还有爷爷。”

林同家赶紧上前道:“义父,大少爷其实是特别重感情的人,他心里装着义父,只是不说而已。”

“行了,不用为他说好话了,他是什么脾性,我清楚的很。”凤老爷子幽幽叹一声,闭了眼睛不再说话。

林同家见状,悄悄退了出去,门掩上的一刹那,凤老爷子眼睛睁开,眸中亮光闪过,拿起电话拨了几个号:“暂时取消计划吧。”

……

“凤队长,您有什么话,照直说吧。”

凤天至把她找了来,却半晌不说话,一向敢说敢做的凤大队长,突然变成沉默的葫芦,她实在是有些不适应的说。

“洛叶。”凤天至重重叹一声,“我要向你道歉。”

洛叶疑惑的看着他:“道什么歉?”

“夜轩的事情,他延迟至一年才能回来,和我爷爷有一定的关系。”凤天至简短的道。

洛叶沉默了一会儿,认真的看向他:“以夜家的关系网,怎么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?”

凤天至苦笑起来:“再强大的人都有无奈的时候,再强大的家族也要有妥协的时候。”

洛叶想了想,点点头,“也是,不过,这事儿你能告诉我,就代表这不是你的主意,所以,不必向我道歉,而且,我倒不觉得推迟归期对夜轩是坏事儿,这对他以后的发展,还是有益处的。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