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472章 真相

第472章 真相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41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病房内,洛叶眼睛不眨的盯着冯太行给老太爷施针,三个老爷子虽说应了教她针法,可是想想也知道,同为医学泰斗的三人,哪会象正常教学生一样细细教她,根本就是指点两句,任她自己悟罢了。

冯太行拉着战老钟老把独门绝技教给洛叶,也不过是想着给洛叶一个机会罢了,至于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,还要看洛叶后面的表现。

若真入了老爷子们的眼,那么以后只要她愿意,别说针法,其他的绝技可能也会倾囊相授,若入不了老爷子的眼,那对不起,这次,也就是最后一次了。

“冯老,怎么样?”见冯老停了手,夜轩赶紧问道。

“出来吧。”冯太行说着带头往外走去,站定后,神色严肃的看着他,“你必须做好思想准备,老太爷这病什么时候能好,关键还是要看个机缘。”

“您不是说……”夜轩瞬间慌乱起来。

“那不过是想着让夜家人先回去,让大家绷着的弦先松一松。”冯太行叹一声,“你这么聪明应该明白,老战和老钟的医术,怎么可能真象我前面训斥的那样?”

夜轩略略一思索,明白过来,做为当时来说,夜家人都慌了手脚,冯老那么一说,大家根本没反应过来的就信了。

细细一想可不是嘛,钟、战、冯在医术上本是齐名的,若真象冯太行说的病症,钟战是没有理由诊治不出来的。

可是……

看出夜轩的疑惑,战老轻叹一声,“我们两个和冯老间有矛盾是真的,不过,在他来之前,我和老钟商量了一下。偷偷给他打了一个电话,后面的,其实是我们商量好的。

若是照实相报,你爷爷断然不会回去休息的,假若你爷爷也倒下了,夜家的担子谁来挑?

小轩,若不是因为战家和夜家是亲家,我断然不会这样做,咱们也算是一脉相连,息息相关。我哪能不多做准备?”

沉默良久,夜轩眸色平静下来:“我想知道实情。”

战老犹疑的看着他:“实情……”

夜轩咬咬牙:“我能承受,那一天的到来……。是迟早的事情,我已经做好思想准备,您说吧。”

“告诉他吧。”冯太行说着往前走,“我盯着,不会有人过来的。”

洛叶和夜轩的神色立时凝重起来。咋感觉事情那么不对劲儿呢,还要冯老去站岗放哨……

“放轻松点儿。”钟老拍拍两人,“其实这事儿,我们三个以前就知道,也算是赶巧了,老战。还是你来说吧。”

战老看向夜轩和洛叶:“你们是不是奇怪,我、老钟和老冯的矛盾是什么?”

“是。”洛叶点点头,“我有些疑惑。看你们三个的感觉,并不象有什么太大的矛盾,可是,若没有太大的矛盾,又为何会那么多年不来往?”

“这事的起源就是老太爷。”战老叹一声。“夜家三十六式后面还有八式,小轩知道吗?”

“知道。”夜轩点点头。“但爷爷说了,夜家家规有规定,那八式,不到时候是不准练的。”

战老继续道:“后面八式对天赋的要求非常高,夜家几百年间,也就几人练成功了,那个所谓的到时候再练,功谱上有记述,我就不累述了。

老太爷当年就是急着练后八式,导至了筋脉错乱,所幸的是,他在练之前就安排好了一切,瞒着家人把我们三个召集起来,一起去了夜家香山的练功处,并让我们三个发誓不准告诉任何人。

我们三个陪着老太爷在山上待了半年,才把他医治过来,这个过程中,我们三个因为医治方案发生了争执,最终老冯没争过我和老钟。

但结果证实,用老冯的方法会比我们两个的方法更好,这也是他后来不和我们俩来往的原因。

你们听来可能觉得事儿不算太大,可是对于医痴来说,这就是不可饶恕的错误,为此,我和老钟也一直很懊恼,若不是我们俩,老太爷在治疗过后,应该恢复的更好一些。

你们可能也有感觉,老太爷虽说是记不得人,可是有时又会有异于常人的感知,其实,那就是练过后八式的功劳,但凡练成后八式的,灵窃都会大开。

但,老太爷只能算是半成功,所以,他记不得人是真,他有些事比常人更有预见,也是真。

这一次,老太爷实际上是心火急攻,又引发了以前的后遗症,具体的病情,根本不是可以用常规可以描述的。”

夜轩疑惑的道:“这个灵智大开,我爷爷也不知道吗?”

“你爷爷是知道的,但他并不知道老太爷有练过,当年老太爷肯找我们帮忙,也是因了他清楚我们三个不会背叛他。

我说的更直接些吧,老太爷对我们三个都是有恩的,在那个年代,若不是老太爷,我们三个能不能活下来,都是未知数儿。

老太爷之所以背着你爷爷,就是不希望你爷爷拦着他,有句话我说了小轩别生气,老太爷一直觉得你爷爷的魄力弱了些,是以,好些事儿,都是背着你爷爷做的。

这后八式的具体事宜老太爷之所以会告诉我们,也是给了我们一个自由选择的机会,不希望勉强我们三个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夜轩点点头,“您现在的意思, 太爷爷这次比上次练功失败更凶险,对吗?”

“是!”战老诚实的点点头。

夜轩眸中多了悲色:“也就是说,短时间内肯定不会醒来,对吗?”

“对!”战老再点点头。

“那您预计的最长时间,是多久?”夜轩神色更加忐忑起来。

“一年半载都不算长。”见夜轩脸色攸的黑了,战老话锋一转,“但是,只要还活着,就是希望!”

夜轩眸中多了湿意:“一开始,您为什么不把钟老和冯老找来呢?其实,您根本就是可以把他们请来的。”

“小轩,你冷静,从一开始我就知道,这事儿不是几天十几天可以解决的,我若是太大张旗鼓了,反倒不会有好效果。

其实,我一直在琢磨如何合情合理的把老钟和老冯找了来,却没想到,就有那么巧合的事儿。小轩,我负责任的告诉你,太爷爷的病情,丁点儿都没耽误。”

洛叶想了想:“冯爷爷要求您和钟爷爷一起教我针法,其实也是你们早就商量好的吧?”

“没错,老太爷那么喜欢你,若是你能学会了医治的方式,由你来边医治边陪他说话,成功的机率也许会大很多,当然,这仅是我们的猜测,不可,但凡有一点希望,就要试试,对不对?”

“对,太爷爷待我那么好,为他做什么,都是应该的。”洛叶神色坚定去来,“我可以申请休学。”

战老摆摆手:“叶儿,你对老太爷的这份心意,他一定特别感动,但你若真为了他放弃事业,他是不会开心的,你只需要每周来一次就好,平时由我们三个轮值,效果是一样的。”

“可是,这事儿,瞒得了一时,后面呢?”夜轩叹一声,“这么长时间才能醒过来,就算现在骗过了爷爷他们,又有什么用?”

战老重重叹一声:“先把年好好过了,再把婚顺利定了,喜事一冲淡,对后面也有好处。”

“太爷爷这个样子,我和叶儿哪有心思?”夜轩痛苦的捂住脑袋,肩膀轻轻的耸动着。

洛叶心疼的抱住他脑袋:“别这样,太爷爷看到了会失望的,你可是他最骄傲的孙子,他只认得你呢。”

“叶儿,我实在不能接受,太爷爷也许……”夜轩哽着说不下去。

恰好钟老去换了冯太行过来,扒拉开洛叶,一巴掌拍在夜轩脑袋上:“臭小子,还没到那一步呢,你哭什么丧!”

洛叶嘴角抽动了下,轻咳一声,回了病房拉住老太爷干枯的手掌,开始例行呼唤:“太爷爷,您要是醒不来,我和您的宝贝孙子小轩可就真的不定婚了,我可不是说着玩的……

说来,您可真坏呢,竟然背着爷爷去练功,我说呢,以前怎么感觉您和老神仙似的,原来,您有的时候,真的是装糊涂呢……”

夜轩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,指指外面:“叶儿,你的手机响了,出去接吧,我来和太爷爷说话。”

……

挂断洛枫的电话,洛叶纠结的拍拍额头,这可真是多事之秋啊,这眼看着就要过年了,怎么就多了那么多事儿呢?

不过,对于老妈温馨的表现,洛叶从心底里开心,以前那个懦弱的温馨,真的是一去不复返了,看来,人的性格在互相影响下,真的会发生改变呢。

可是,事情要怎么办才好呢?太爷爷现在是这么个状况,她是不可能撒手不管的,与情与理,她都不能撒手。

冯太行走过来拍拍她:“叶儿,有些事情,欲速则不达,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的。”

“冯爷爷……”洛叶纠结的看着他,“您听到我刚才的电话了吗?”

-----

暖第二更到,特别感谢“ぐ戀貓﹏ ”猫、“渔美人”“慕风辰 ”“雪莉比”的打赏,特别感谢粉红给暖,正版订阅的亲,你们是暖最大的动力~~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