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443章 坦诚

第443章 坦诚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01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对于林副主席所说,因为欣赏,才导致了功亏一篑,洛叶自然是持否定态度的,她认真的看着对方:“您是想说,您一方面想着陷害温家,另一方面,却又不忍心对我下手,才会导致了失败,对吗?”

林听涛点头:“是的,有这个原因。”

“可是我想说,就算你真的对我下手,也不会得逞的,你的行为,早就被掌控了,做与不做,结果都是一样的。”

“也许吧!”他的面颊泛起苦笑,“成王败寇,落得今日我认了,只是,想最后见见你,小丫头,想不到自己在我心中的位置这么重要吧?”

“的确。”洛叶点点头,“我很意外,真的很意外。”

“我也很意外,他们问我想要见谁时,我竟然点了你,我想我这样做,应该是好奇和欣赏占了同等的比重吧。”林副主席淡淡笑着说这些时,很难将他和他现在的处境联系起来。

洛叶神色严肃起来:“我……想知道,为什么,是我家?不知您想过没,如果您的计划得逞了,洛家可能家毁人亡。”

林副主席身子往后靠了靠:“我并不是要针对洛家,我只是对温家的圣境动了心,人这一辈子,不定什么时候,就犯糊涂了。

尤其是钻了牛角尖的时候,有句话说,天要让其亡,必先让其狂,真的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当他们出现在我面前,把证据摆出来的时候,我反倒是轻松了,这些年,我看似站在权力的巅峰,风光至极,其实。心中却是压抑和惶恐的要命。

这样,也好,实话说来,我实在是太累了,想放手了,才会让你们这么容易就拿齐了证据。

宋老头的死,根本是他自己受不了内心的煎熬,其实,我和他,何偿不是一样呢?你还年轻。听我一句劝,即便将来到了一个别人无法仰望的高度,也要有一颗平常心。”

“我会的。”洛叶怜悯的看着他。“您根本是毁给了自己的*,自古以来,帝王将相都在追求您所追求的这件事儿,可是,哪个得逞了?我二舅母的死。和你也有关系吧?”

“没有。”林听涛摇摇头,“那种事儿,我还不屑于做,洛叶,你还知道多少?你实在让我太意外了。”

洛叶沉默一会儿,抬起头来。眸色清亮:“该知道的我都知道,人,总要学会自保。您说对吧?”

“对。”林听涛轻叹一声,“也罢,你不愿意说就不说吧,说实话,发生在你身上的很多事情。让我觉得神奇,神奇到无法用正常的认知来解释。

我虽然渴盼。却更爱才,也是在调查你的过程中,让我对你产生了不忍,不管你知情不知情,我,总算是问心无愧。”

“的确,有些事情是很神奇的,正是那份神奇,将我压抑的力量完全激发了出来。”洛叶冲他笑笑,“我做过一个梦,我爸爸被刘正行害得锒铛入狱,我妈妈为此自杀,我哥哥被陷害至死,而我,也差点儿没命。

梦中醒来,我害怕极了,我怕这个梦会实现,我怕我落得梦中的下场,可是我又知道,我不能拿一个梦去说事儿,而且,没人会相信我所说的,包括我的家人。

所以,从那以后,我开始留意一些事情,观察一些事情,让自己学会承担一些事情,所幸的是,这份觉醒,真的救了我们家,这,可能就是你说的神奇吧。”

她知道,这件事情,既然林听涛觉得神奇,那么,上层中还会有不少人觉得不可思议。

为了避免有一天,出现什么意外,她不如提前编造一个说辞,信也罢,不信也罢,这是最好的解释。

她和林听涛的谈话,肯定有监控,那么,借此,让别的人把这说辞传出去,造成既成事实,是再好不过的办法。

或者会有人怀疑,可是,任他们如何调查,也不会有别的答案,最终,她的说辞,将会成为最终的解释。

对于林听涛,她恨不起来,只能说明一个问题,她基本从上一世的阴影中走出来了。

不管如何,这一世,他的所作所为,尚未对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,上天给了她机会,她不想让仇恨左右了自己。

纠结在曾经的仇恨中,她不会快乐,别人也会觉得她不可理喻,那么,从此以后,她只活在今世,对,就是今世!

她会小心,会留意,却不会提前把人判了死刑,有时,一个人犯错,是和当时的环境,当时的心境是息息相关的,是以,她要学会给对方机会,给自己机会,也许,一切会有所不同……

“我信了!”

林听涛的叹息惊醒了洛叶,她恬淡的笑笑:“这事儿,我自己都会觉得不可思议,或者,上天是有眼的。”

“或者吧,你爸爸是个好官,我很庆幸,他避过去了,这也让我少了罪孽。”林听涛往后靠靠,神色阴晴不定的变幻着,半晌没说话。

洛叶认真的看着他,“本质上说,咱们是完全对立的,可是,我也必须承认,您对我的确有很多事情,都是网开一面了。

当然,我也知道,您今天肯坦诚的说出来,最主要的原因,是所有的证据已经集齐,隐瞒和不隐瞒,对您而言,已经没有区别了。

但,不管怎样,我还是要感谢您,做为小辈,能得到您的认可和欣赏,我还是很开心的。”

“洛叶,杭梦琳是个人才,我出事后,她或者会受到冲击,合适的时候,能拉她一把,就拉一把吧。”林听涛眸色闪闪,“那孩子,也不容易。”

“说真的,您现在的表现,让我很难和那个躲在背后,运筹帏握的谋划者联系起来,现在的您,就象一个心地慈善的智者,人,或者都是有两面性的?”

林听涛淡淡笑着:“恶人不见得都做恶事,善人也不见得都做善事,所谓的善与恶,要看立场才能决定。

我所做的一切,在你们看来可能是恶,可是,这当中自然也有一些你们不了解的原因,算了,这个就不多说了,总之,我希望,你能适时的拉杭梦琳一把。

那孩子在家中的地位有些尴尬,加之我的原因,别人给她贴上了标签,我相信你是个公私分明的人,所以,这事儿就拜托给你了。”

“我会尽力。”洛叶想了想,“我还想知道一件事儿,刘行考入gf大,是您帮忙的吧?”

“没错……”林听涛点点头,“诚如我刚才所说,恶人不见得都做恶事儿,刘正行唯一的要求就是还他小儿子和妻子聂翠平静的生活。

原本,我给了他一次机会,可以创造机会给他改判死缓,他放弃了,把机会留给了刘行。

刘家自他出事就算是败落了,但他也自知,鉴于他以前的行事作风,刘行母子的日子不会太好过。

所以,他求我,给那孩子一个机会,进入gf大,那孩子就会有重新站起来的机会,或者说,他心里还有一线希望,希望那孩子最终能重振刘家。”

洛叶直直盯着他:“您从没想过,利用刘行,来对付我?”

“你说呢?”林听涛反问。

洛叶点点头:“明白了,您最初的打算,他的确是一枚棋子,可是,您就是因为欣赏,才放过了我?”

林听涛摊摊手:“说实话,如果不出事儿,终有一天,他还会是棋子。”

洛叶也摊摊手:“您对我的坦白,让我吃惊。”

“时至今日,坦白与不坦白已经没有任何区别。”林听涛释然的笑着,“我现在不说,也还是要说,不如借着这机会,说完了,大家都省事儿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洛叶知道,他是说给监控人员听的。

林听涛舒服的换了个姿势:“还有什么要问的?我今天都会满足你。”

洛叶迟疑一下:“您现在的心里,真的那么坦然?”

“是的。”林听涛点点头,“当一个人经受过太久的压力后,放下,也不见得是坏事儿,要问我甘心不甘心,我自然答不,可是,不甘心又如何?不坦然又如何?”

“明白了。”

“你还是不明白的,有些事情,也许,你永远不会明白的。”林听涛叹一声,站起来,“小丫头,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吧。”

“您,保重。”洛叶竟忍不住说出了这句。

林听涛深深看她一眼,眸中多了丝笑意:“你,总算没让我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。”

眼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,她怔怔的坐回去,说不出心中的滋味儿,原本以为,这条大鳄落网,会有一番强有力的挣扎与反抗。

哪想到,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,他对她的和善与坦诚,让她不适应,实在是不适应。

“叶儿……”

一双温暖的大手抚上她的额头,磁性的声音中透着深深的宠溺和浓情。

她抬头看着他,眸中满是笑意,却又透着一丝迷茫。

他的眸子幽深了起来:“很疑惑,他为什么这样配合,对不对?”

-----

暖第二更到,下一更,明天中午12点前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