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420章 抓

第420章 抓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091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待刘行出去,洛叶亲热的拉住聂翠:“阿姨,你真的还喜欢我吗?不讨厌我……我们吗?”

“傻丫头,说什么傻话呢?”聂翠将她揽入怀中:“阿姨是凡夫俗子,出现一些突发状况的时候,能看开却也需要调整,那段时间,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们,所以,只能选择远远的避开。

前几天行行爷爷给我打电话了,他说,他见到了你,你给了他足够的面子。叶儿,你是个好孩子,枫儿也是,你爸爸妈妈更是我欣赏的人,阿姨喜欢你们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讨厌?”

“那就太好了,我一直担心阿姨心里有隔阂,不愿意再和我们来往呢。”洛叶期待的看着她:“我订婚阿姨会去吗?”

“去,当然去。”聂翠摸着她脑袋笑道:“一直盼着叶儿能做我家的儿媳妇,可惜行行没那个福气,那么以后,叶儿就是阿姨的女儿,愿意吗?”

“我愿意!”洛叶用力点点脑袋。

“老……公……”微弱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聂翠惊喜的看向姚芊:“芊芊,你醒了?”

姚芊盯着聂翠看了老半天,才蒙过神来:“姐?”

“对,是我,你这傻瓜,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?”聂翠握住她纤细的小手,“幸亏没酿成大错,否则你让小雨这辈子怎么过?就算他能保住一条命,估计也是生不如死。”

“姐,你不恨我?”姚芊眸中泛起泪花,“从嫁给小雨那天起,我就是有目的的,你不怪我?”

“可是最终,你并没有害他,不是吗?”聂翠反问。

“是。我爱他,所以,我愿意用我的命换他的命,对了,他呢?”姚芊边说边四处张望。

“他按照你说的做了。”洛叶冲她笑笑:“你是真真正正的救了他一命,若再晚一天,就算他想自首,也没用了。”

“总算……还好。”姚芊长出一口气,“你是?”

聂翠赶紧介绍:“她就是叶儿。”

姚芊打量着洛叶,眸中涌现笑意:“听姐姐提起过你很多次,果然象姐姐说的一样漂亮。”

洛叶礼貌的笑笑:“谢谢夸奖。我去找医生过来。”

……

“李医生,苏医生……”洛叶轻唤着推开办公室门,后面的话全卡住了。就见李清正抱着苏灿哭的泣不成声儿。

“叶儿,你别误会。”苏灿脸憋的通红边挣脱边解释。

“我到底哪儿不好,你说出来我可以改嘛,就是请你不要这样对我。”李清更用力的搂着苏灿,看向洛叶。“你可以先出去吗?”

洛叶淡淡的道:“不可以,病人醒了。”

苏灿用力推开李清,转身往外走,李清眸中闪过一丝怒意,“哼”一声,赶紧跟了上去。“这是我的病人,当然要由我来检查。”

“刚才已经把病人转交我手了。”苏灿淡淡扫她一眼,“李清。我希望你能把公与私分的清楚些。”

洛叶突然转回身,严肃的看着苏灿:“苏医生,停一下!”

“怎么了?”苏灿一脸的迷糊。

“伸出你的右手给我看一下。”

李清神色一凛,刀锋迅即搁在苏灿脖子上,冲洛叶吼道:“让他进去。要不,我杀了他!”

见洛叶手指往下弯去。李清“哼”一声:“洛小姐,你最好别搞什么小动作,否则,我亡的同时就是他亡!”

洛叶唇角勾起来,眸中却是了无笑意:“好,进去吧。”

病房门推开时,李清唇角泛起得意的笑容:“没有人能阻止到我的行动。”边说边侧着身子往病床的位置走。

刘行迅速弹起,掏出手枪对着李清:“放开苏医生。”

“就凭你?”李清嘲讽一笑:“也太嫩了点儿。”指尖一挑,另一只手里迅速多了一只小巧的手枪,看向众人,“都退出去!”

……

忙活完最后一笔帐务,桑青青伸个懒腰,眼神移向窗外漆黑的夜色时,忍不住怔了怔,又一天过去了,离过年只有八天了,换言之,后天就是小年了,她到底是留在温家过呢还是回岛城?

脑海中浮现出苏灿的脸颊,叶儿来电话说,他每天都去别墅一趟,他的痴心,让她心动,却也让她心疼。

她怎么值得他那样做呢?

为了仇恨,她曾出卖了自己,那将是她一生的污点,他的家人不接受,是非常正常的事情。

估计这世上,没有第二个男人能不介意那种事情吧?

她自己都不敢回想那一切,她真的有资格享受到曾经渴盼的幸福?叶儿说,希望她能想开,希望她能主动的去承担,她可以吗?

“铃……”铃声,在静寂的黑夜是那么的清晰。

“哪位?”她机械的接起电话。

“啪!”杯子猛的掉在地下,发出巨大的碎裂声,她已经听不到后面说什么,抖着手拉开抽屉取了身份证,便疯狂的跑出去。

他不可以有事!

坚决不可以有事!

……

洛叶紧张的盯着手术室的门口,那么盼着那扇门的开启,又在担心着开启后的结果究意是什么。

一切发生的太意外了。

其实,她是有把握救下苏灿的。

可是,苏灿竟然选择了那样的动作,他主动将刀锋压进了自己的脖子,迅速到她根本无法阻止!

昏迷前,他告诉她,他太累了,想要休息,请允许他休息!

有人说,这个世界上,让人最容易想不开的,一是钱,二是情。

果然,是有道理的,情养人,亦伤人,亲人以爱的名义,将他推到了不归路,这些日子,他坚持的有多苦,从今天的绝决完全可以看得出。

他还说,他这样做,是希望青青姐能回来看他。

真是个傻男人,怎么用这种方式呢?青青姐,希望老天有眼,不要让你再受到任何的煎熬!

……

松北路的一幢隐密别墅里,一个身着黑色披风,脸带青白色蛟龙面具,端坐于太师椅之上的男子,正在发号施令。

别墅门猛的被推开,还未待他回过神儿,蜂涌而进的壮汉便将围坐一圈儿的与会者,围了个水泄不能。

夜轩扫视一圈,眼神落在面具男的脸上,嘲讽的笑笑:“打扮的不错,摘下面具来看看吧。”

“我们只是在进行派对而已,凭什么要这样对我们?”男子的声音透着不正常的沙哑。

他身旁戴着凤凰面具的女人,抖了抖,颓然瘫在椅子上,她只是想过好日子而已,怎么就那么难呢?

夜轩脚步沉稳的走向男子,掀开他脸上的面具,李福明那张灰白的脸露了出来,“李市长,玩的挺开心?”

“你……是怎么知道这儿的?”李福明泄气的倒在椅子上。

“是不是觉得自己做的很隐秘?”夜轩指指桌头上脑袋耷拉到胸前的林声明,“当然是他把我们带来的。”

“什么?”李福明狠狠的盯向林声明,“晚了,你现在这样做也晚了,有些事情,你洗不脱的!”

“我没有!”林声明抬起脑袋,眼神中满是迷茫,怎么会这样呢?他明明是走的秘道,他明明没发现跟踪的人,他明明的一切都安排好了的?

“林老大,不好意思,其实,我一直知道的。”曾去他办公室的青年男子,从人群中闪出来,给了他想要的答案。

“你……”林声明指着他,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你走到今天,为的是什以,组织上都知道,你的痴心,值得敬佩,可是你的行为……” 男子摇头叹一声,没再说下去。

林声明血红着眼睛盯着他:“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?如果我不这样做,姐姐就活不下去,她是我的天,如果姐姐没了,我也就没必要再活下去。

为了她,让我做什么都行,在我心目中,姐姐就是天,是我的天,你能明白这种感受吗?

你们当然不明白,你们都在父母健全的家庭中长大,哪能明白相依相扶的两姐弟曾经的艰难?

如果没有姐姐,我可能早就冻死饿死,请问,那个时候组织在哪儿?我能入选,也无非是看中了我的能力,这可以说是组织的关照吗?这是利用,*裸的利用!”

夜轩重重的叹一声:“林队长,这就象一个大家庭,孩子多了,父母要面面俱到的照顾到每一位,的确有些困难。

可是,孩子因为父母负担太重的疏忽,就要将父母出卖,将整个家亡掉?这难道是对吗?

而且,我早就请了战老为她诊治,现在的她,精神比以前好多了,你口口声声说,为了姐姐怎样都行,那为什么不知道这事儿?”

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林声明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“你的意思是说,姐姐精神好,是战老的功劳,不是我从米国买的进口药的功劳?”

“我会允许你去看望你姐姐一次,她虽然伤到了脑子,但是对于一些普通的事情还是有记忆的,你可以自己问她。”夜轩说着挥挥手:“都带走!”

-----

暖暖今日更新到,晚上有点事儿,今天就一更吧,谢谢亲们的支持,爱你们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