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400章 意外

第400章 意外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39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听闻小南瓜回答他的二姐是洛叶,苗翠凤脸“腾”的红了起来,“洛总,我……我……”

洛叶赶紧帮她解围:“阿姨,小南瓜和我一点都不象,您猜不到很正常,我正式给您介绍一下,我二舅的小儿子,温南。”

小南瓜笑眯眯的上前:“我正式问候,阿姨,新婚快乐!”

“谢谢,谢谢。”苗翠凤连声道谢。

星弄撇撇嘴:“小南瓜,你那嘴巴和抹了蜜似的,姐以后坚决不和你一起出门儿。”

温南斜她一眼:“我知道,你是想着和陆路一起出门,放心,我会尽量不做电灯泡的。”

“你个死东西……”星弄上前掐他。

“来接新娘子了!”门外突然传来曲悦的吆喝声。

唐洛和夏浅浅抢先跑门口,“红包拿来!”

曲悦顺门缝塞进一个薄薄的红包,唐洛打开看看,二百五十元,气得顺门缝塞回去:“你才二百五呢!”

曲悦嘻笑:“唐唐,这红包可是付默交待我装的,你就没仔细看看?”

“仔细看什么?”唐洛疑惑的打开一条门缝,想着把红包再要回来看看,曲悦一个眼神,战豪、武泽天、刘行等人齐齐用力,门立时大敞开来。

唐洛立时明白上当了,推着曲悦往外推:“你耍诈!”

“别闹了。”曲悦冲她点点下巴,唐洛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就见庄爱强正痴痴看着苗翠凤,眸中满是深情。

“亲一个!”小南瓜最先喊道。

“亲一个!亲一个……”

“亲一个!亲一个……”

已届中年的一对新人,羞涩的抱在一起,冲大家讨饶的笑笑:“这样吧,这样就好了。”

苗苗冲大家抱抱拳:“大家嘴下留情,别难为我妈和我爸了。”

“苗苗……”庄爱强神色激动。眸中亮晶晶的。

苗苗羞涩的笑笑:“爸爸,以后,好好疼妈妈。”

“哎!”庄爱强边抹眼角边笑着:“还有苗苗,爸爸一样疼,一样疼……”

“我的好女儿。”苗翠凤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滑落,想想之前的担心,她觉得自己真傻。

“哗哗哗……”掌声响起来,众人眸中都有泪花闪现,苗苗的做法,实在是出乎大家的意料。

“新郎迎娶新娘回家!”曲悦大声喊道。

新郎激动的搓搓手。抱起脸色绯红的新娘,步伐稳健的出了苗家,转身几步就到了庄家。

庄老太太已按规矩坐在厅正中。庄大姑与庄二舅母三舅母分立两旁,新郎放下新娘,齐齐冲老太太拜了下去。

老太太急的赶紧道:“快起来,快起来,翠凤是有身子的人。不用这些礼数,只要敬个茶意思意思就行。”

庄大姑酸溜溜的道:“就是,弟妹肚子真是争气,一进门就要生个大孙子,妈可是高兴了。”

苗翠凤眼神闪了闪,依礼敬了婆婆茶。改口喊了声妈,老太太喜的应答着,掏了红包递给儿媳。又招呼苗苗:“宝贝孙女儿,过来。”

“奶奶。”苗苗笑着唤一声,往前走了两步。

庄老太太掏出一个大红包:“孙女儿,这是奶奶的心意,快拿着。”

苗苗连连摆手:“奶奶。不用了,您给妈妈红包是喜事的规矩。我嘛,就不用了,按说应该我孝敬您红包才是,等我挣多了,给奶奶包大红包。”

老太太神色坚决:“拿着,这是规矩,自今儿个起,你就是奶奶的亲孙女,和你妈妈肚子里的宝宝一样,奶奶怎么疼他,就怎么疼你。”

庄大姑悄悄撇了撇嘴,恰好落入庄爱强眼中,神色一正,开口道:“大姑,二舅母,三舅母,自今以后,苗苗就是我的亲闺女。

还有,不管翠凤生男生女,我和妈都一样疼她,您几位也别开口闭口的孙子,对我们而言,孙子孙女都一样,如果继续说三道四,别怪我不认亲戚。”

“我哪说什么了。”庄大姑不自然的笑着,二舅母和三舅母神色也有些不太好看,这要搁以前,三个早就火大发了,可是今儿个,见了曲悦等人给的红包,她们还真不敢闹腾的说。

按理说,庄大姑和二舅母三舅母应该扯不到一边,庄大姑是庄爱强父亲的妹妹,二舅母三舅母则是庄老太太两个弟弟的媳妇儿。

可是偏偏的,这三个原本不相搭的人家,家庭条件都差不多,三家的男人都是一个厂子的工人,结果一来二往的,三家倒更象亲戚。

而庄老太太这边,因庄老爷子去世的早,亲戚们怕孤儿寡母的连累了大家,上门也就越来越少了。

这次庄爱强结婚,三家本不想来的,后来一商量,觉得这是大事儿,怕人家说闲话,便一家掏了一百块,打了谱是要吃回去,自此以后不再来往的。

哪曾想着,就发现庄爱强好象是走了狗屎运了,这一下子,三人是既想着巴结贵人,又有些妒忌庄家的好运,矛盾的心情简直就象理不清的乱麻。

见气氛有些僵,洛叶赶紧道:“庄叔,仪式完了,咱们就去酒店吧,车子都在下面等着了。”

曲悦冲下面做了个手势。

“咚咚锵,咚咚锵,咚咚咚锵……”震天的锣鼓响了起来。

楼下看热闹的左邻右舍,也是神色各异,有那心地好的,是真心的为庄家高兴,娘儿俩苦了半辈子,总算有了个好结果。

有那喜欢嚼人舌头的,心里便不是滋味了,一直以来,庄家都是这个大院里垫底儿的,这想不到,眨眼间,婚结了,娃有了,排场比谁家整的都大,这以后,让他们情何以堪?

人群中还有一个人,心情也是极端的不好,眸中妒忌的火焰都要烧出来了,他就是苗苗的亲生父亲,苗其捷。

他是听说了苗翠凤要结婚,打定了主意趁此机会把苗苗要回去的,哪曾想来的时候,就看到曲悦带着一众人进了院子。

这让本打算上去闹腾的他,赶紧止了脚步,现在一看这锣鼓喧天的架式,心里别提是个什么滋味了。

待看到庄爱强抱着苗翠凤下楼时,他的心都要烧灼起来,身着婚纱的苗翠凤宛若三十出头的少妇,粉面桃腮,无论长相和身材,他的现任妻子王艳丽都没法比。

可惜,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,看这架式,庄爱强和苗翠凤都有了大后台,而他,却正好是处于人生的最低谷,罢了,只能先这样了。

他再扫一眼紧跟在苗、庄身后的苗苗,眸中满是不甘的转身离去。

洛叶和星弄恰好看到了他离去的身影,对视一眼,同时无奈的摇了摇头,说是弱肉强食不好听,可是有时绝对的权力的确能避了不少的事端。

如果不是有他们一众人等参加苗妈的婚礼,这场婚礼,十有*会被坏了气氛,影响了心情。

有了绝对的气势震慑,婚宴过程中,没再出现什么意外,庄大姑与二舅母三舅母,除了眸中偶尔流露的妒忌,再也不敢多嘴。

得知曲悦乃良友老板后,甚至后悔着,为什么没让自家孩子一起来,没准能沾点儿光呢。

婚宴近尾声时,外面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,小南瓜好奇的跑出去看热闹,没一会儿倒吸着凉气回来了。

“出什么事了?”洛叶小声问道。

“一个女人,全身是血被抬出去了。”小南瓜拍拍胸口:“那个抬人的担架上,往下滴了一路血,太吓人了。”

洛叶一愣:“什么病?”

小南瓜还未回答,洛叶的电话急促的响起来,她赶紧起身,找了安静一点的角落接起电话:“你好,我是洛叶,请问哪位?”

“洛叶,是我。”

略有些熟悉的声音使得洛叶愣了愣,随之反应过来,:“杨兴,怎么了?”

“有件事情,我想拜托你。”杨兴的声音透着一股子喑哑:“请你先答应我,好吗?”

洛叶略一犹豫:“如果可以,我会量力而行,你说吧。”

“以后找机会,将我和我妈妈葬在一起。”杨兴沉声道。

“胡说什么呢?”洛叶声音提高了一些,就算对他不喜欢,可是听闻他这样说,还是有些不太舒服。

“不是胡说,我恐怕活不下去了,凤家,是不会饶了我的。”杨兴的声音中竟透着一丝轻松:“可是,即便是死,我也很开心,真的,死亡,有时真的是一种解脱。”

“你,做了什么?”洛叶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,也许,刚才小南瓜看到的女人就是凤雨宁?

“我没做什么,是她不守妇道,我只是派了一个男人接近她,可她就真的照单全收了。”杨兴顿一顿:“洛叶,我知道你会鄙视我,可是,我的能力只能允许我这样做,妈妈为了我,什么都可以付出,那么,我为了她,也是一样。”

“她的孩子没了?”洛叶试探着问道。

“估计她永远都不能生育,爸爸不会原谅我的,爷爷更不会为了我和凤家做对。将来,他们能不能自顾还不一定,所以,我只能求你,不必现在,将来,将来有机会,把我和我妈妈葬在一起。

从今以后,我不会再和你联系,如果我死了,你也不要问不要管,等杨家没落后,请帮我,拜托了!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