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335章 怨怪/选拔

第335章 怨怪/选拔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27  |  更新时间:

苏定方是在训练场上被带走的,队长王爱平以为是小事儿,想着拦阻,结果刘宋冷冷的一句话,吓退了他。

和凤家作对,借他胆子也不敢!待刘宋把挣扎着嘶喊的苏定方带走后,他做的第一件事儿不是通报苏家,而是赶紧打电话给家人,迅速搬离现居住房屋,并筹备十万元的现金……

而苏定方,直到被带进审讯室,还是一副天王老子第一我第二的架式,叫嚣着如何把他请来的,还要如何把他送回去。

待苏定方得瑟累了,刘宋笑着耸耸肩:“我其实不想打击你,可是出于实际考虑,又不得不把实情告诉你。

进审讯室前,我给你爷爷打过电话, 他很明确的说,你的事情苏家人不插手,并且决定马上撤掉你父亲在苏氏分部的任职!”

“不可能,骗谁呢?”苏定方“哧”一声:“吹吧!要是你这种小警察就能和我爷爷对话,我们队上的领导们哪犯得着对我那么好?”

刘宋笑着冲另一名警察做个手势,审讯室立时响起了电话实况录音,苏老爷子的声音响起时,苏定方嚣张的气势立时消失殆尽……

……

徐继湘捂着脑袋坐在办公室对着一张纸发呆,上面清晰的写着几个字——退职申请!

武泽天与严寒的事情,他很懊恼也很愧疚,反思后,他觉得自己这直来直去的性格,真的不适合在文职上继续待下去。

可是提起笔来,写了这几个字后,心里却沉甸甸的,现在就脱下这身军装,他不舍得……

“铃铃铃……”

徐继湘回过神儿,赶紧接起电话:“您好。我是徐继湘!”

“您的儿子徐宾昨晚不慎跌落到废弃的机井中,小腿骨折,今早被晨练的老大爷发现后,报了警送到医院。

因为身上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物件,我们只能等了他手术醒来后才问出您的电话,麻烦您来沙市第一人民医院骨二科26床一趟。”

“是!是!”徐继湘应答着放下电话,走出门去,又退回来拉开抽屉乱翻,恰好刘萍从外面经过,疑惑的问道:“徐校长。什么找不到了?”

“小刘,身上有多少现金?”徐继湘急急的道:“徐宾受伤住院了,你嫂子那身体你也清楚。我不敢跟她说。”

“徐校长,您别急,说来也巧,中午我刚好去提了二千块钱,本是打算还朋友的。先给您救急吧。”刘萍话音落下,人已经没影了。

徐继湘道着谢锁了办公室的门,大步跨向刘萍办公室,心中恼的火腾腾的,昨晚他从良友大酒店回家的第一件事儿,就是问老伴儿。儿子是不是把存款拿走了,老伴找出存折检查了一遍,肯定的说没有。

是以。儿子一进家门,他就怒气冲冲的审问对方,请客的钱是哪儿来的,结果徐宾“哼”一声,摔门走了!

这事儿气得他一晚上没睡。直担心儿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儿,却怎么也没想到儿子会出这种事儿。

他到刘萍办公室门口。对方已拿了钱跑出来,塞他手里问道:“徐校长,要不要我陪您一起去?”

“不用了,就是小腿骨折!”徐继湘说着急急的跑了出去,刘萍一看他跑的方向,无奈的叹了一声,这位老领导啊,怎么说好呢?都这时候了,还要讲原则!

通往校东门的大道上,学生们看到急急跑过来的徐副校长,赶紧忙乱的敬礼,而慌乱的徐继湘,此时根本看不到这一切。

他只有徐宾这一个独子,原本以为患病的妻子不能生育,结果却意外怀了宝宝,并顺利的生了下来,而且还非常健康,那份惊喜可想而知!

虽然他对孩子严厉,可心里却是和妻子一样,是把儿子当成命根子疼的。

警察说早上才发现儿子,不知经过几个小时的耽搁后,骨头接好了还能不能恢复正常?老伴知道了能不能抗得住……他脑子里快乱成一锅粥了。

一辆急驶而来的吉普“嘎”的停在徐继湘身旁,司机脑袋探出窗外:“徐校长,赶紧上车!”

徐继湘没再执拗,司机待他坐稳,迅速挂档松离合踩油门,同时道,“徐校长,刘主任安排我过来接您,麻烦您跟我说一下咱们要去哪儿。”

徐继湘赶紧报上地址,想想自已以前总是针对刘萍爱打扮批评她,心里不由的有些懊悔。

车子停下后,徐继湘道声谢急奔进去,找到骨二科26床,守在床边警察赶紧起身敬礼:“首长好!”

徐继湘赶紧还了礼,看着故意闭眼不看他的儿子,再看看儿子打了石膏的腿,眼圈儿不自觉的红了起来。

警察赶紧道:“首长,徐宾的身体素质不错,医生说过了,不会留下后遗症,您放心吧。”

“谢谢,实在是太谢谢了。”徐继湘握住警察的手一个劲儿的晃。

“这是我们应该做的!”警察说着递上名片:“首长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您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王平,好名字……”徐继湘难得客套的夸人,不自在的笑着将警察送出门去,返回病床坐在儿子身边:“小宾,还生爸爸气呢?”

徐宾眼睫毛不停的抖动起来。

“小宾,爸是怕你犯错啊,哎!”徐继湘重重叹一声,握住儿子的手:“爸以后注意方式,你刚做了手术,心情很重要,别和爸憋气了。”

“爸……”徐宾睁开眼睛,声音有些哽咽:“您从来就不相信我,那钱是我比赛的奖金,要不是您一直对我的特长嗤之以鼻,我也不会不告诉您,更不会那样花钱!”

“比赛的奖金?”徐继湘一脸迷惑:“什么比赛?”

徐宾眸底的失望一闪而逝,“全国服装新秀设计大赛,我得了亚军,奖金是三万元。”

“这孩子,这么大的事儿怎么没听你说过?”徐继湘一脸的如释重负。

徐宾赌气的道:“您和您身边的人不会关注这事儿,也瞧不起这事儿,我说了有什么意思?”

“怎么会,不管什么比赛,拿了奖就是本事。”徐继湘说着又摸摸额头:“不过,这男孩子做裁缝实在是……”

徐宾气得闭上眼睛不再搭理他。

“大叔,服装设计,可不单单是裁缝那么简单。”领床陪护的姑娘凑了过来,主动拉住徐宾的手握握:“认识一下,我叫马丽艳,也喜欢服装设计。

我看了全程的新秀设计大赛,特别喜欢你的设计风格,想不到竟然在这儿遇到了,不知可否赏个面子,睁开眼睛?”

大手被女生柔柔软软的握住,徐宾不好意思起来,脸红的跟柿子似的,憨憨笑着:“我叫徐宾,谢谢你的认可!”

“噗嗤!”马丽艳捂着嘴边笑边道:“我当然知道你叫徐宾,不知以后有没有机会得到徐老师的指教?”

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共同学习吧。”徐宾呐呐着。

儿子小声小气的样子徐继湘极看不惯,刚想发火,猛的又忍了下去,暗自责怪自己,这臭脾气哟,难怪儿子什么事儿都不愿意和他说。

第二天一早,徐继湘递交了退职申请,他已经把儿子受伤的事情告诉了老伴,老伴比他想像中坚强,只是叹了口气,便收拾了陪护用品,去医院了。

他思来想去,觉得自己的性格实在不适合管理型文职,是以,只有忍着不舍,把退职申请放到了韩乐明办公桌上。

……

上午九点,计算机选拔考试准时开始。

宇文泽站在讲台上,重复了一遍考试规则,便开始一道道出题,每道题目在大屏幕上显示的同时,便有一部分学生默默的离开。

整个教室充斥着一股紧张的气氛。

出到第七十二题时,空旷的计算机教室便只剩了六人,分别是洛叶、战豪、武泽天、于娜、纪思思、颜星弄。

第七十六题时,纪思思无奈的退了出去。

第八十一题时,颜星弄冲洛叶做个“加油”的手势,退了出去。

房间就剩了洛叶、战豪、武泽天、于娜四人,只要再有一人离开,本次选拔即可结束。

宇文泽对于几人能坚持到现在有些意外,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,“如果到一百题,仍然没有人退出,那么,你们四个都可以留下。”说着摊摊手:“主要我就准备了一百道题,再出题我肯定能难倒你们,却是舍不得放弃人才,所以,加油!”

这话说的几人都是精神一振,眼瞅着到了九十八题,大家觉得喘气都有些不匀了,这要到了紧后被淘汰,真比窦娥还冤!

第九十九题,又是全部通过!

最后一个题目,从大屏幕上显示出来,“100.如果你的计算机突然黑屏开不了机,会有哪方面的原因,请系统性回答。”

洛叶差点儿“噗“了,前面那么多严肃的题目,最后来了个放水题,这宇文教授,若不做出点出格的事儿来,就不是他了。

然而,她答完后等了两分钟,宇文泽也没宣布考试结束,反而笑眯眯的道:“请大家一定想好,这可是最后一道题了。”

暖第一更到,提前上传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