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332章 审问/闹上门

第332章 审问/闹上门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27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凤天至坐到母女俩的对面,慵懒的靠在沙发上,慢悠悠的开口:“房间里的男人……是谁?”

“凤队长,您只是来找我女儿做证的,其他的事情……您也管?”王清丽本想说句硬的,对上凤天至冷嗖嗖的眼神,立时改口了。

“其他的事情……是不是与我要调查的事情有关系呢?”凤天至耸耸肩膀,摊手笑一声:“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他应该是长跑队的队员,苏定方的朋友,如今,他出现在您老的闺房,这事就由不得我不多想了。”

洛叶有些恶心的扫一眼王清丽,伸脚把旁边笤箒踢飞到男人待的屋子门上,喝一声:“赶紧出来!”

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李若童脸涨的通红,“忽”的站起来:“我……我要去学校告你们,你们这是……这是无法无天!”

洛叶眯眼打量着她,讥笑一声:“被揭了底儿,恼羞成怒了?收受钱财栽赃陷害,倒可以理直气壮了?”

“谁……栽赃陷害了?”李若童指着正从房间走出来的男子:“他是体育队的,可他和我妈妈是真心相爱的,不可以吗?”

男子一脸怒气的接了李若童的话茬:“欺负她们孤儿寡母的没有靠山,你们对得起身上那身军装吗?”

“过来坐。”凤天至冲男子招招手:“我们是不是欺负她们母女,对不对得起这身军装,你心中应该有数。”说着扔了文件夹在茶几上:“都好好看一看,免得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争端上。”

三个人脑袋凑过去,看到“突然还清了两年的贷款”一句时,母女俩神色慌张的对视了一眼,早知如此,她们就不急着办这件事了。

凤天至一直在留意几人的神色。见火候差不多了,眼睛眯了眯:“如果卧室的男人不是李新东,我自不会干涉,可是恰好我研究了体育队所有的成员,而恰好我又怀疑苏定方参与了这件事。

做为苏定方最好朋友的李新东,出现在一名年近五十的女人房里,这事儿,是不是很有意思?”凤天至说着冲洛叶笑笑:“洛叶,以后你所接触的事情,比这个肮脏百倍的可能都要。所以,要适应,我就不背讳你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洛叶厌恶的扫一眼猥琐的缩在沙发上的李新东。抬脚就踢:“这事是不是你牵的线儿?说!”

凤天至嘴角抽了抽,差差鼻子,若无其事的看着三人:“如果你们想去警察局说,我可以马上让警车过来。”

“别!别!别!”李新东急的连连摆手,没了出来时的气势。乞求的看着凤天至:“我说了,别报到队里去,行吗?”

凤天至斜扫他一眼:“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,说与不说的区别,就是看你想从宽还是从严,自己决定吧。”

“阿姨。若童……”李新奇迟疑的看向母女俩:“还是告诉他们吧,好不好?”

这乱糟糟的关系!洛叶立时起了一身鸡皮,这男的如此软蛋样儿。竟然也能在体育队立住了脚,难怪严寒会不愤和偏激!

……

gf大五队办公室。

李小天和王宝胳膊上缠着纱布吊在胸前,头上药水涂的东一块西一坨,嘴里不时哼哼着,他们的父母坐在各自旁边。冲着杭梦琳吵的声嘶力竭。

中心思想只有一个,他们的儿子被打的这样惨。凶手却一直逍遥法外,他们不服,要是再不解决,他们就要付诸法律程序了!

“这件事情学校正在彻查,会给你们一个说法的。”杭梦琳头疼的看着几个人,暗自埋怨凤天至的多事儿。

“彻查?”王宝的妈挑挑眉,嗤笑一声:“事情摆在面前,有什么好查的?你们分明就是拖延时间,想着把这事儿压下去。”

李小天的妈接上道:“就是,看看我们的孩子给打的?下手这么狠,到底是军人还是土匪?”

李小天的爸站起来:“队长,这事儿给个痛快话吧,要是在你这儿处理不了,我们找校长,要是校长再处理不了,我们就找能管的了的地方,就不信了,朗朗乾坤,没地方讲理了。”

“这俩孩子,从小一起长大的,虽然有时皮了点儿,但绝不会做出强抢民女的事儿,队长,孩子的爷爷为这事都气得住院了!”另一个爸也站起来了。

杭梦琳打量打量俩事主肿得跟猪头似的脸,再看看四位气冲冲的家长,“这样吧,你们随我一起去校长那儿吧。”

……

眼见到中午了,武泽天坐小板凳上直犯困,见他下铺的李思成正抱着本计算机资料死啃,懒懒的戳戳对方:“思成,看重点行了,你这个样子从头翻,不吃不睡到明天能看多少?”

“哪些是重点?”李思成一脸的迷茫:“我怎么觉得,全都是重点呢?”

章又寒笑了起来:“我和你差不多,咱们接触的少,一时间真是摸不着头脑,我倒觉得啊,象咱们这种,干脆抛开了选拔,从头学习好了,反正早晚要学嘛。”

“怎么能轻易认输?”来自沂水的王刚一脸不服气:“只要咱们努力了,没准出现意外情况呢。”

“做梦吧!”来自本市的张东健撇撇嘴,捣一下正在忙活着写什么的战豪:“老大,你说是不是?”

“别闹。”战豪拍开他的手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做事方式,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别人的身上。”

“就是,还是老大说话好听。”王刚说着继续埋头研读。

武泽天凑战豪身旁:“做什么呢?”

“洛洛不是落下一周的课吗?我把各科的笔记给她抄一遍。”战豪头也不抬的继续道:“她和凤队长去查你和严寒的事了,你小子也不帮忙。”

“老大,嘿嘿……”武泽天讪讪的笑着:“忘了和你汇报了,我昨晚偷了你的笔记,趴被窝里都整理出来了,瞅个时间去打印出来就行。”

“男皇!”战豪捣他脑袋一下:“我要是不说,你想一直瞒着我吧?”

“我……我不是怕你难做吗?”武泽天挠着脑袋一脸不自然:“洛洛是你准大嫂,我真的怕你难做。”

“不会的,我表哥是大度的人,洛洛是坚定的人,我才不担心你呢,你小子也就是有贼心没贼胆儿。”战豪说着合起本子:“不行,回头我也买台笔记本,还是那个方便。”

“放心吧,我就是喜欢洛洛,又没打算和她怎么着,我这人就有一个好处,颇有自知之明。”武泽天臭屁的仰起脑袋:“女神是用来崇拜的,不是用来爱的!”

张东健嘿嘿笑道:“你倒想爱呢,就是女神心里没你!”

武泽天飞起一脚踢他屁股:“你能不能说句中听的,什么事儿都喜欢给人泼冷水,我看你干脆叫冷水健好了。”

章又寒抬起脑袋:“回车键吧,这个好听。”

“你魔怔了。”张东健说着摸摸肚子:“还有半小时开饭,我快饿瘪了,兄弟们谁救救我?”

“啃你自己的脚丫子!”武泽天头也不抬的道。

“你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算了,我先下楼等着,坐这儿越琢磨越饿,下去赏赏美女,还能舒服点儿。”张东健边说边出了宿舍。

“你个单相思!”武泽天瞄着他背影嘀咕一句,又撇撇嘴:“其实我和他一样,谁也别笑话谁。”

“行了,老武,别酸了。”战豪把东西整理好了,看看几个正在忙活的室友:“你们有不太明白的,可以来问我,问老武也行,我们俩毕竟接触的我一些。”

“谢老大。”王刚赶紧抱着书跑过来:“我看的脑袋晕晕涨涨的,老大给我讲讲这一章吧。”

章又寒、李思成、杨宇闻言,赶紧凑了过来。

武泽天见状,索性取了笔记本过来:“这样吧,老大讲,我给你们演练,理论与实践结合才行嘛,可惜上不了网,哎!”

“老武,谢谢!”几人都是一脸感激,宿舍里,除武泽天,战豪,张东健外,其他几人家里都比较困难,这台近二万的笔记本,在他们看来可就是大件了。

几人正忙活着,张东健吃喘吁吁的跑上来了,武泽天打趣道:“看完美女接着有力气了?看来你以后不用吃饭了。”

“你还有心思说笑呢,徐校长找你和严寒过去,估计是那事儿,韩校长去开会没回来,这可怎么办……”

张东健的一番叨咕虽然语无伦次,但意思还是挺明白的,武泽天站起来:“我倒看看他们能得意到什么时候!”

“我陪你们一起去。”战豪也站起来,其他几人见状都起身要一起,武泽天赶紧拦住了:“又不是打群架你们就别掺合了,让老大和我一起好了,笔记你们用行了,不用担心坏了怎么办,这个都是保修的。”

“这怎么好?”几人都有些手足无措。

“行了,咱们是军人,干脆点儿。”武泽天说着转身出了门口,战豪冲大家摆摆手:“听他的。”也赶紧跟了上去。

暖第二更到,下一更,明早九点左右。

特别感谢“八神经”球的打赏,特别感谢粉红给暖,正版订阅的亲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