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331章 抓住

第331章 抓住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204  |  更新时间:

请大家登录女生网正版订阅,一天几分钱而已,却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。请在搜索《军妆》即可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车子驶出校门口后,凤天至透过反光镜看看坐在后排的洛叶:“如果觉得累,就躺下歇会儿。”

洛叶淡淡扫他一眼:“谢谢,如果您累,可以换我开车。”

凤天至狭长的眼睛眯起来:“你这孩子,实在是不识好人心,念在你刚作完手术想要关心你一下,犯得着团成个刺猬对付我吗?”

你才孩子呢!洛叶暗自诽腹一句,脸上堆起假笑:“谢谢凤大队长的关心,是我不识好人心,我眯一会儿哈。”说完真的闭上眼睛装睡。

凤天至瞄她一眼,唇角勾上去,小丫头,玩这种小心眼儿?罢了,来日方长,他才不急呢!

一路无话,半小时后,车子停在靠近效区的一个新建小区,洛叶装作刚睡醒的样子,揉揉脸颊下了车。

“把这个看一遍。”凤天至将一个精美的文件夹递给洛叶。洛叶扫一眼内容,皱皱眉头:“干嘛不早给我,把路上的时间……”

“怎么不往下说了?”凤天至眼梢挑着,眸底满是得逞的笑意。

洛叶轻咳一声,深呼一口气,作满足状:“眯一觉的感觉真好,我赶紧看材料。”随之视线专注的盯在了文案上。

“李若童,原名李爱莲,20岁,沙市新文化传播公司专属艺员,17岁时被新文化公司的星探发现并签约,培训1年后。成为专业模特,只能接一些普通的秀。

李若童之母王清丽,47岁,自女儿签约后便陪在女儿身边,身兼经纪人及保姆之职。

李若童之父李大国,49岁,于十年前与王清丽离异,现已再婚,沙市化肥厂普通工人。

位于沙市东沙路翠薇小区三号楼的201房,是李若童母子卖了旧房后。按揭的房子,最近却突然还清了还差两年的贷款……”

微风轻轻的拂过面颊,凉意中透着淡淡的温暖。凤天至舒服的靠在车旁,盯着认真看文件的小姑娘研究。

她恰好背对着阳光,周身被镶了一个亮眼的光圈,娇嫩的面颊泛着粉润润的光泽,长长的睫毛垂下。动人的剪影更是为她添了几分媚意……

凤天至神态变的有些迷惑,一直觉得她只是小女孩的清丽可人,何时,她已具备了成熟女人的美与媚?那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的魅力,让人目炫神迷的魅力!!

“这女的长的还真象香港影星李若彤,看来这名字就是仿照对方起的。还真够山寨的。”洛叶合上文件嘀咕完,却见凤天至在盯着她发愣,撇撇嘴:“喂。被我这种黄毛丫头迷住了,你不觉得丢人?”

“不丢人,这才说明我眼光好嘛。”回过神的凤天至又恢复了慵懒的神情,指指三号楼:“走吧。”

“对了,那张事发时的照片你是从哪儿找到的?”洛叶指的是文件最后附的两张李若童被流氓扯住的照片。

“提款机旁的摄像头。”凤天至简短的道:“可惜武泽天和严寒与他们交手后。离开了拍摄范围,否则哪需要这么多麻烦!”

“原来这样。”洛叶懊恼的拍拍脑袋。

凤天至好笑的看着她:“你没想到也算正常。一是对沙市的环境不熟悉,二是关心则乱嘛。”

两人来到三号楼201,按了三遍门铃,门才打开一个缝,一名富态的中年女人打量着两人:“找谁?”

凤天至狭长的眼睛微微一弯:“您好,王清丽女士对吧?”

“是。”王清丽迟疑着点了点头。

“我们就找你和你的女儿。”凤天至边说边用力一推门,女人一趔趄间,凤天至拉着洛叶闪了进去。

王丽清一脸焦急的往外扯洛叶:“唉!唉!唉!,你们是干嘛的,再不出去,我可要报警了!”

“我是gf大学员五学员队的队长,先前给您打过电话。”凤天至说着将证件递给她,打量一下房间后,道:“李若童呢?”

“她不在!”王清丽脸拉下来:“电话里我不是说的很清楚吗,那天的事主不是我女儿,她也不想为这种事儿上报纸,这种炒作我们不要。”

凤天至笑笑,顺便坐在沙发上:“放心,这事儿不会上报纸,她只要站出来还原事实就行,我们要的是一个证人,不是一个八卦。”

“唉,你这人怎么还坐下了,我们若童真的不是那个姑娘,你要我说多少次才会相信?”

“那你看看这个吧。”凤天至说着递上照片,王清丽疑惑的接过去,脸色刷的红了,沉默一会儿,道:“好吧,那天的事情是我女儿,可是她是个未婚女孩子,又是这样敏感的职业,请你们放过她好吗?”

“上次打电话您已经脱口承认了她是事主,今天又出尔反而,这事如果真追究起来,您可就不只是做证人那么简单了。”凤天至笑眯眯的看着王清丽,顿了顿,继续道:“我再强调,这事不会报到媒体,不会有任何报导,请她出来吧。”

“这位同志,您要体谅一个做母亲的心,她爸和我离婚十年了,若童是我的命根子,我不能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……”王清丽边说边哭起来,那凄惨的样子和刚才的硬气,判若两人。

洛叶暗叹她变脸之快,她女儿是模特,她可以做演员了,见对方还要不停的表演下去,洛叶打断她:“阿姨,您是做母亲的,要顾忌您孩子的颜面,那么,我的同学武泽天和严寒呢?

他们为了您的女儿不受伤害挺身而出,可您和您女儿的做法,分明就是忘恩负义,您的孩子是孩子,别人的孩子就是小草了?

因为你们,我的两位同学可能要就此离开军校,并身背处分一辈子,想问一句,您的良心不受谴责吗?是您和您的女儿亲手毁了他们,而这一切,只不过源于他们的好心!”

王清丽抹抹眼角:“姑娘,我知道,我也很感谢他们,可是我女儿现在不在家,这样吧,等她回来了,我马上带她去学校澄清事实,行吗?”

“行啊。”不待洛叶回答,凤天至痛快的站起来,做势要往外走,洛叶配合的站了起来。

“让你们白跑一趟,真不好意思。”王清丽如释重负的暗松一口气。

“对了,我去趟卫生间。”洛叶说着“哧溜”从王清丽身旁钻过去,王清丽还没回过神来,她已经拉开一个房门,看一眼:“噢,这不是卫生间。”话音落下,身形已是挪到另一个门前。

一把拉开,里面的大床乱糟糟的,一名二十多岁的男人,正坐床上惊讶的看着她,“对不起!对不起!”洛叶道着歉已是闪身奔向最后一个可疑房间的门口。

王清丽哪能不知道她要干什么,厕所的门就在旁边她偏偏不拉,可追也追不上,只好嘴里不停喊着:“姑娘,厕所在这儿,在这儿!”

在她的喊叫声中,洛叶已将最后一个房门拉开,往里看看——仍是没人!

洛叶疑惑的摸摸额头,瞅到晃动的橱门,唇角的笑意勾了出来,故意大喊着:“阿姨,不好,你家进贼了!”

“唉哟……咝……,我不是贼,麻烦……麻烦你轻点儿,麻烦你……放开我……咝……”被洛叶从橱子里拖出来的李若童疼的眼泪都出来了。

洛叶恼她,手下哪能留情了,看似拖着她的胳膊往外走,实则指头缝故意夹了肉用劲儿捏,那用的是巧劲儿,捏的可是真肉,能不疼吗?

“姑娘,姑娘,快放开,她是我女儿,她不是贼。”王清丽已经奔过来,看着女儿被拖得东倒西歪的,一脸的心疼。

“咦?您不是说不在吗?”洛叶疑惑着放开李若童,装模作样的打量打量:“哎哟,还真是,刚才看过照片,是挺象的。”视线转向王清丽:“阿姨,您怎么能撒谎呢? 难道在您是觉得,您女儿的露一小面,比我两个同学的前途您更重要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不是……”王清丽嗫嚅着说不出话来。

“妈妈,我的胳膊都青了。”李若童把袖子挽上去,看着胳膊上清晰的五个指缝印子,泪水“哗”的就下来了。

“哎哟哟……”王清丽扯着女儿嫩藕似的胳膊,责怪的看向洛叶:“小姑娘,你怎么下这狠手呢?童童是模特,这个样子可怎么走秀?”

“阿姨,您抓了贼还要温柔的哄着?”洛叶斜睨着她,突然脸色一变:“出去坐下!”

“是……”

母女俩吓得一哆嗦,没大搞明白这女孩子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。

凤天至笑吟吟的看着洛叶,一脸的满意之色,这丫头果然极具潜质,一点就通,先前他并未提示她,只是要刻意看她的反应,很好,她交了一个完美的答卷!

坐好后,王丽清刚要帮着女儿揉胳膊,见洛叶正冷冷的盯着她,赶紧把手缩了回去,心下暗自奇怪,这姑娘只不过把脸拉下来,她怎么就觉得从心底里发憷?

暖第一更送到,昨晚米码完困了,今早六点爬起来的,总算在九点前完成了,呼~~~~~

特别感谢“小雨滴381”的一串打赏,求亲们打赏粉红支持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