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325章 宴请(一)

第325章 宴请(一)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3146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宇文泽讲课根本不按课本走,完全是扩展性的,枯燥的知识中穿插着一些小幽默小故事,课堂上不时爆发出阵阵笑声。

gf大的常务副校长徐继湘站在门外听了一会儿,眉头越皱越紧,转身下楼,去了校长室。

韩乐明正在看一份报告,听到敲门声,抬起头来:“进!”

“韩校长,有件事儿我必须发表一下意见。”徐继湘边说边坐在韩乐明对面:“你说这个宇文泽,咱们用那么大的代价请他来,有意义吗?”

“怎么了?”韩乐明放下文件,往后靠靠。

“我去查探了三节课了,第一堂课,他浪费了半个小时,让大家做自我介绍,然后做了个小游戏,每人手里拿一本计算机基础入门,他躺上去,大家一起用力,把他抬起来绕教室转了一圈,下课了。

第二堂课,他浪费了十五分钟点名,然后开始讲他的人生履历,讲到受聘于我校后,下课了。

今天是第三堂课,他同样浪费了十五分钟点名,加上后面的一点小意外,就那个立了一等功的学生,叫……”

“洛叶!”韩乐明说完,抬手示意他继续。

“对,加上洛叶回归的意外,整整浪费了十八分钟才开始讲课,我听了一下,全在卖弄他的幽默与文采,就这样下去,不是耽误学生吗?

还有,他竟然让学员每天早上给他送饭,而关键的是,其中一名还是女学员,这又成何体统?

咱们学校的正高级教授待遇最高的都不及他三分之一,要是知道他就这么个水平,如何能让大家心服?”

待徐继湘气哼哼的说完,韩乐明起身帮他倒了一杯水:“老徐啊。多少年了,你还是这么个急脾气。

咱现在是文职军人,哪能什么事儿都要个立竿见影的效果?宇文在这个行业的权威性是实实在在的吧?他的研究成果你不都看过吗?

再说了,纵观古今,但凡某方面取得一定成就的人,性格多多少少都会带点儿偏执古怪,咱们先别急,过一段时间再说,好不好?”

徐继湘一脸的不情不愿:“我坚持自己的观点,对了。今晚对他的宴请我能不能不去?”

“你说呢?清奇出差了,你这个常务副校长再不去,算怎么回事儿?”韩乐明手指点着桌子:“这场欢迎宴应该早就请的。拖延到今天已经是咱们不对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徐继湘勉强的点点头:“好吧,总共是六个人,按平时的宴请标准300足够了,带500。行吗?”

韩乐明想了想:“宇文在国外待了这么多年,估计比较讲究情调,带1000吧,到时从我工资里扣。”

“但愿他对得起为他花的这些钱吧。”徐继湘叹一声:“现在越来越搞不明白这个社会了,我那儿子,一个月1500的工资。半个月就光了。

说是处了女朋友花销大,你说咱们那个年代,每月十几块钱。到月底还剩大半儿,也没几个打光棍的!”

“你呀,脑筋要改改了,徐宾和你的关系这么僵,就没仔细琢磨琢磨?你总拿咱们那个年代的一些要求去衡量孩子。对他是不公平的。

他所处的大环境在这儿,人总要进步的嘛。难道大家都穿着补丁衣服,吃糠咽菜就叫有意义了?

还有这次对待武泽天的事情上,你是不是太武断了?那孩子虽然有些小毛病,却决不是仗势欺人的,不能听被打者的一面之词。”

徐继湘眉头皱起来:“我就知道你会护着他,就因为他的家长捐了钱给学校,咱们就要纵容?这样下去,干脆变成地方大学算了。”

“老徐,每一个学员都相当于我们的孩子,咱们不能宠着孩子,但也不能冤枉他们,我侧面了解了一下,严寒和苏定方的矛盾由来已久,而苏定方是一个心胸隘的孩子,做出这种事儿来是完全有可能的。

虽然现在没找到证据,但我相信武泽天和严寒是被冤枉的,建议你还是再考虑一下,不要做出影响孩子们一生的事情。”韩乐明说着又强调一遍:“当然,我不是要干涉你,只是建议。”

“凤天至已经跟我打过招呼了,他去查证,等有了结果再处理,我答应了。”徐继湘摇摇头:“学生们都在传他是为了追女生才来咱们学校的,你说,碍于他的身份还不能查,这叫怎么回事儿?再这样下去,我宁可转业。”

韩乐明摆摆手:“咱们都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,理解点儿吧,只要不是公然出双入对儿,睁只眼闭只眼吧,想想当年你和魏淑云的地下关系,对不对?”

“我也就和你牢骚牢骚,再说了,我和淑云的事儿,和他一样吗?”徐继湘眉头皱起来。

“好好好,是我错了,收回收回。”韩乐明笑了起来:“老徐,在这事上我是真服你,淑云在医院待了八年,你不但没离开她,还在她病最重的时候娶了她,是个真汉子!”

“做人要有良心,她和我好的时候身体好好的,总不能因为她病了我就不要她吧?”徐继湘苦笑起来:“不过当时我承受的压力也实在是重,家人朋友都不理解,哎!”

韩乐明拍拍他:“好了,都过去了。”

“是啊,都过去了。”徐继湘叹一声:“可惜她身体一直不太好,要不我才不调到学校来担任文职,憋曲!”

……

晚六点整,韩乐明携徐继湘、王元松、李东、刘萍在良友大酒店宴请宇文泽教授。

宇文泽未婚,父母都在国外,是以只身赴约,大家坐好寒喧了几句后,韩乐明将菜单递给宇文泽:“宇文教授,您点菜吧。”

宇文泽摆摆手:“还是每人点一个菜吧,免得不合口味,我就要个土豆丝好了,要辣的。”

众人不可置信的互相看看,跑良友大酒店来点个土豆丝,这位爷是不是太个性了一些?

徐继湘犹豫一下:“宇文教授,我带的钱应该够了,要不你换个别的吧?”

“不用!”宇文泽连连摇头:“我从小就好这一口,在国外吃到的味道都不对,现在回来了要过过瘾。”

服务员有些迟疑的看向韩乐明,韩乐明笑道:“记上吧,就土豆丝,我要个糯米排骨,其他人每人来一个。”

唯一的女宾,办公室副主任刘萍笑着看向宇文泽:“宇文教授,您不吃内脏是吧?”

宇文泽摆摆手:“你们点你们的,不用顾忌我。”

“好,那我要个辣炒大肠,这也是我喜欢的。”

其他几人都点完后,徐继湘暗自算了一下帐,顶多也就是一百出头,暗自舒口气,对宇文泽的印象倒是好了很多。

服务员把菜名又报了一遍,确定无误后,递上了酒水单。

“宇文教授来吧。”韩乐明把酒水单推到了宇文泽面前。

“好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宇文泽接过单子从上往下看,然后点着最上面的“良友特酿”问道:“这是你们酒店自酿的?”

“是的先生,这种酒只有良友大型酒店才有的卖,请了专业酿酒的老师傅纯手工酿制,添加了多种有益于身体健康的药材,是由我国医学泰斗钟连泰钟老专为本酒店特意研制的方子,价位从180-8800每斤不等,这是明细单。”服务员说着递上一本厚厚的说明书。

徐继湘神色紧张的看向韩乐明,韩乐明冲他使个眼色,示意他稍安勿燥。

“就要这种1800的吧,这个的配方很适合大家。”宇文泽终于下了决定。

韩乐明赶紧应道:“行!行!就要1800的。”

徐继湘急的鼻尖沁出汗珠,他口袋里就带了1000元,要知道他们的宴请都是有标准规定的,虽然韩校长说了从他的工资里扣,可现在是,眼前的问题怎么解决?

“不好意思,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宇文泽歉意的笑笑,离开了房间。

待宇文泽脚步声远去,徐继湘赶紧招呼大家:“都看看口袋里带了多少钱,这祖宗可真敢点,要个土豆丝,来瓶1800的酒。”

“咱们平时也不花钱,我就带了100多一点。”刘萍说着把口袋翻出来晾给大家看。

“我80多点儿。”

“我70多点儿。”

“……”

几人凑了凑,韩乐明的最多,也才300出头,加上徐继湘的1000元和他自己的……咳……20大元,总共1720元,酒钱都不够。

徐继湘急的道:“大家再好好搜搜,这要是到时结不了帐,可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。”

“咱们平时吃饭有饭卡,回家就在校家属区,根本用不到钱,谁把钱带身上啊。”刘萍嘟囔着把口袋又翻了一遍,耸耸肩膀:“真的没了。”

王元松和李东的结果和刘萍是一样的。

徐继湘又把钱数了一遍,看向韩乐明:“这怎么办?要不我回家里凑去吧,也不知能不能凑够了。”

本来这个两章连起来最好,会让在家明白事情的关联,可素暖和朋友团了个餐券,今天最后一天,钱不能白花,暖先去吃饭吧,回来再码下一章,这样就会很晚,亲们明天看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