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军妆>第160-161章 交情/突现

第160-161章 交情/突现

本书:军妆  |  字数:6142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相较于洛叶浩浩荡荡家长队伍,杨兴这边却是冷清到只有他老妈一个,眼见杨兴视线不时投向那团人堆儿,王丽清轻叹一声:“儿子,热闹不一时。”

“我明白,她真是好人选,可惜……”杨兴轻叹一声,揽住老妈肩膀:“妈,苦了你了。”

“兴儿,老爷子已经放出口风让你爸做杨家掌舵人,妈这次也算是值了,只要你能得到应有一切,妈无所谓。”

“迟早有一天,妈还会风风光光回到杨家”杨兴眸中闪过一丝阴霾:“凤雨宁现不能和爸结婚,为了光明正大来咱家,把她侄女凤清介绍给我做女朋友,这份‘恩德’,我会回报她。”

王丽清担心看着杨兴:“儿子,那凤清……”

“妈,我只是想让你知道,我和凤清一起,是不得已而为之,早晚有一天,我会让自己翅膀硬起来,掌握话语权”杨兴突然皱了皱眉头:“妈,先回家吧,回头我找你。”

顺着儿子视线看过去,一名身着白色长裙,清纯婉约女孩子,正盯着围拢洛家人身边人群愣神儿,王丽清犹豫一下:“兴儿喜欢她?”

“我是妈看着长大儿子,应该了解我才是。”杨兴唇角勾起邪魅笑:“她有那个本事吗?”

“好吧,你小心些,不要让凤家人发现什么,妈走了,有事儿及时打电话。”儿子想法她郁来郁琢磨不透了,唯一能做,就是配合他。

杨兴王佩蓉身边站了好大一会儿,对方还是直直盯着某个方位,杨兴眉头紧皱:“收回你饿狼一样眼神儿”

“杨大少生气了?”王佩蓉“嘻嘻”笑着转一圈儿:“怎么样,漂亮吧?”

长长裙摆被转动起涟漪尚层层波动,清纯脸蛋儿上挂着媚人笑意,如此可人少女,杨兴倒也不至于一点感觉没有,眼神闪烁一下:“记住了,把你纯发挥到极致,把你骚媚劲儿收起来,他不会喜欢。”

王佩蓉收起媚笑:“我知道,训练了这么久,我这是展示训练成果给你看,当我是傻子吗?”眼神幽幽看过去:“还好,他很帅,比你有过之而无不及,不过旁边帅,上天还真是不公平,有人生来什么都有,有人奋斗一生,却未必赶得上对方一指头”

杨兴冷冷扫王佩蓉一眼:“旁边那个,你丁点儿主意也别打,凑到他面前,你会死很难看”

“不必那么凶,我们是双赢事情,答应你,自然会做,你呢,也不要太多干涉我。”王佩蓉靠近杨兴压低声音:“不过,说真,你对我就一点感觉都没有?”

“你能给我带来什么?”杨兴冷眼看着王佩蓉。

“好了,我明白了,其实,我们是同一类人,谁也别笑话谁。”王佩蓉娇笑一声:“以我实力,报考Q大,屈才了”

“分数还没下来,先不要太自满。”

王佩蓉面色冷下来:“分数是没下来,可是答案已经出来了,我估分你也看到,不会比你低,放心,我不是要反悔,只是想你明白,我得到同时也失去了很多。”

……

良友大酒店包房,洛叶一家,星弄和爷爷奶奶,影诺和爸爸妈妈,付默夜轩共聚一堂。

“洛书记,我敬您”上官云航身份,正常情况下自然没资格和洛正刚坐一起,今天这是沾了女儿光,就算他再看得开,这种情况下也是有些小激动。

上官云航激动,引得洛叶垂下眸子掩饰眼底笑意,不是她无心,只是不希望同学关系因这种事情变复杂,她相信老爸眼光,不需她多嘴。

“上官,我干了”洛正刚豪爽一饮而:“谢谢你家影诺对叶儿关照,也谢谢你对叶儿帮助。”

“嘿嘿……应该,应该。”上官云航喜不知说什么好,书记这句话摆明了是让他放心。

“洛书记,我……我也敬您一杯。”诺妈激动站起来,她不象诺爸早就知道洛叶背景,一直还当洛叶家境一般呢,从学校就愣着,到现没怎么回过神来。

“弟妹,你就别干杯了,我怕上官兄弟事后会骂我。”诺妈皱着眉头灌酒样子,跟喝毒药差不多,洛正刚赶紧制止。

“就是,意思一下行了。”温馨立即把诺**杯子抢了下来:“吃菜,弟妹赶紧吃菜压压。”

洛叶也笑着道:“阿姨,都是自家人,那么客套干嘛?”

影诺条件反射瞄向洛枫,对方正跟夜轩小声说话,遂有些失望回过头,正好撞上洛叶研究眼神,赶紧挤出个笑容:“想吃什么,我给你夹。”

洛叶凑影诺耳边:“我能夹得到,桌子会转呢。”

“给我夹吧,我正好懒得动。”星弄脑袋伸过来。

“呶,懒鬼。”影诺配合夹一筷子扔她碟子里。

“有点不情不愿呢,难道……”星弄靠近影诺耳朵:“只想夹给未来小姑子?”

想到众位家长都,影诺脸颊“刷”红起来,又不敢和星弄闹腾,只好低头喝水掩饰。

“瞧这三个孩子,好跟亲姐妹似。”颜奶奶看着三个小丫头凑一起嘀嘀咕咕,开心不得了,自家孙女什么脾性清楚很,看着嘻嘻哈哈什么都行,真能看上眼认可朋友,半个巴掌能数过来,这次算是破例了。

“颜军长,我再敬您一杯,咱们也算老熟人,以后可是熟上加熟了”洛正刚举杯敬星弄爷爷,42611军长颜三平中将,洛正刚去省里开会见过对方,很是聊来,倒是想不到两家儿女还有这层关系。

“那是,叶儿这孩子有出息,我喜欢,比我家星弄靠谱”颜军长干杯后看向洛叶:“叶儿,以后帮我管着星弄,她要是敢不听话,你给我往死里揍。”

“爷爷”星弄不依瞪着老爷子,有这样爷爷吗?至今为止,这是她第一次介绍家长给同学认识,老爷子就这样把她给卖了。

温馨笑着摸摸星弄脑袋:“颜军长,星弄又可爱又聪明,一看就是省心孩子,哪需要叶儿看着。”

星弄冲颜爷爷扁扁嘴:“爷爷,你要向温阿姨学习,夸别人孩子却不贬低自家孩子”

颜爷爷眼睛一瞪:“那是因为叶儿没贬”

“各位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,菜味道还满意吧?”曲悦笑着进来凑热闹了。

星弄打趣道:“曲老大,这儿只有一位奶奶,请问,你用‘各位爷爷奶奶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丫头,你这分明是挑刺儿,洛叔叔,不赶我走吧?”曲悦加个凳子坐了洛枫身旁,他经常去洛家,和洛家人倒是很熟。

“给我们打折就不赶你走。”洛正刚开玩笑道,这家店有女儿股份,他说话也就没那么多忌讳。

“哪止打折,这桌我请了,当然……我会按照正常折扣付钱,不让其他股东受损。”曲悦边说边看向桑青青:“桑总,给我打几折?”

桑青青淡淡一笑:“不打折,大股东怎么好意思要折扣?”

“好吧桑总,我全额付了。”曲悦苦起脸来。

星弄凑趣道:“曲老大,这儿坐长辈一圈儿,你唯独只问洛叔叔意见,我可不信你是那种看官职下菜碟人,能告诉我们具体原因么?”

曲悦苦笑着倒满一杯酒:“众位长辈,我错了,自罚一杯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彼此家长之前就认识,一场中饭,倒是让众人感情进了一大步,颜军长提议以后孩子们回来就这样聚聚,全票通过。

虽然曲悦说了他请客,可场家长哪会真让他请,散场时都抢着掏钱包,曲悦劝也没用,洛叶看不过眼去了:“各位长辈,咱们也不是聚一次,轮班吧,好不好?”

“好,这办法好,这次我付。”颜大军长不愧是军人,还不等别人说什么呢,他先拍板了。

桑青青突然站了起来:“我来吧,我知道坐各位都不差这份钱,同时,我也不是哪一位家长,按说是没这个资格。

可是,我能活下来,除了叶儿,星弄,影诺,付默都真心帮了我,今天是他们毕业日子,让我一次心吧”

“好”

“好”

“……”

这次倒是得到了一致认同,虽然坐大多不知道桑青青事情,可是从她语气表情,也知她所言非虚,自是不会为给她这个面子。

……

马家。

马康躺卧室头蒙被子不知是睡是醒,马爸爸坐厅里唉声叹气,马妈妈则坐一旁暗自垂泪。

马家是外来户,马爸爸和马妈妈都是厂子里合同工,比临时工身份高,比正式工身份低,两口子也没什么文化,又不是野心大,一辈子就安安心心厂子上班,运气好是,这几年倒闭厂子不少,四纺机却一直坚挺屹立。

原本,两口子自豪就是儿子,自小学起就学习拔尖儿,厂子里同事和老家乡亲都羡慕不得了,当然也有故意说酸话,两口子听了酸话从来不恼,酸是为什么?妒忌呗

可有些时候,老天就是不让你太如意,从儿子考大学起,这事儿就一出接一出,以儿子分数,完全可以BD、Qh,可是他偏偏报了体育学院。

好吧,那个时候,能考上体育学院也是让人羡慕,他们也就认了,可后来有了那么好女朋友,有了那么好机会可以有个好工作,儿子却是不懂得珍惜,两口子说嘴皮子都破了,儿子却是咬紧牙坚持自己所谓原则,深知儿子倔脾气两口了,紧终只好妥协。

哪曾想,好好体育老师做着做着,就被女学生告耍流氓,这事儿,打死两口子都不信儿子能做出来,可是,问儿子什么都不说,就是躺床上躺着。

两口子倒也明白儿子为什么不乐意见人,这几日下楼就听别人议论“流氓”,看到她身影就赶紧住嘴,可那眼神儿,和隐隐飘入耳小声嘀咕,比当着你面大声说伤人

门口传来一阵淅沥哗啦声音,马爸犹疑瞄了瞄,打开房门,一大袋子瓶瓶罐罐正立他家门旁,原本就心情郁燥他,一脚踢袋子上,“哗啦”倒了。

旁边邻居门接着打开了,胖胖刘萍“嗷”一声过去撑开袋子看了看,破口大骂:“马玉田,你他娘脚痒痒?老娘袋子放这里碍你什么事了?”

“你再骂一声试试,我不抽死你”要搁平时,马玉田也就忍了,可今天他心情差,儿子这事儿,他去打听了,有可能被辞退,这一口气憋心里憋得他上不上下不下,正好找到发泄口了。

“你抽抽试试?你个流氓犯爹,我告诉你,要倒退几年,这是要枪毙死罪,你差点儿就成了死刑犯爹,还抽人?人人抽死你还差不多。”刘萍边说边往马玉田身边靠:“抽啊,抽啊,不抽是娘们儿”

“啪”

“嗷……”刘萍哭嚎边撕扯马玉田边喊:“连方庆你给我滚出来,你老婆要被马玉田抽死了,你还躲屋里装憋孙”

马妈和刘萍老公连方庆几乎同时出现门口,连方庆看一眼老婆脸上掌印子,不让了,一米八多大男人,伸着大巴掌就冲马玉田去了。

马妈赶紧拦中间:“方庆,别和你马哥一般见识,他这也是心里憋曲慌,被刘萍给激就失了手,咱们是老同事了,邻居了这么多年,原谅他这一次……”

“啪”

马**话卡喉咙里,不可置信看着连方庆,这人竟然抽不到老公,真就抽她脸上了?

“他抽我老婆,我就抽他老婆,公平很,你们现是流氓犯爹娘,耍横小心我联合整栋楼人把你们撵出去,信不信?”连方庆愣哄哄看着马妈,他本就是厂子厂痞,老婆自己打着玩可以,别人嘛,是不可能滴

“狗|娘养,不揍死你我不姓马”这厢还没反应过来,那厢马玉田已经吼叫着和连方庆扭扯起来了。

“别打了,你们俩都住手”刘萍和马妈都急了,这一地瓶子,万子砸碎了,扎不是地方,那可不是受小伤问题。

“康康,赶紧出来,拉开你爸,这要出人命了啊”马妈冲着里面边嚎边和刘萍拉架。

打红眼俩男人,哪是两个中年女人能拉开,一时之间,四个人从楼道这端推到那端,再从那端推到这端,嚎叫声引得楼上楼下邻居都伸头看热闹,却没有拉架,还有笑着起哄让两人加把劲儿。

同楼层另一户邻居门推开同时,马康恰好也出来了,一看老爸要被摔倒地,他急赶紧扑过去想要垫底下,马妈惊骇睁大了眼睛发不出任何声音,她清清楚楚看到,马康扑过去地方,恰好是一个掉了瓶子口啤酒瓶

连方庆被马康动作惊住了手,是以马玉田并未倒下去,马康却是结结实实趴那儿了,“康康”马妈嚎叫一声奔了过去:“康康,你没事吧?儿子,喊一声妈听听,康康……”

“咳妈,我就是被硌一时说不出话来,你哭什么?”马康边咳边坐了起来,身下赫然是一个厚厚脚垫,脚垫偏上位置有一个瓶状突起,马妈一下子愣住了。

邻居家青年男子过来捡起脚垫,淡淡扫了几人一眼,回房,关门

洛叶等人就是这时候来,嗯,很符合电视电影规律,架打完了,警察出现了。囧

“那对瘦男女就是马老师爸妈,胖夫妻是这栋楼上有名不讲理,鸡毛蒜皮事儿就喊打喊杀。”

潘芳小声给几人介绍上面情况,洛叶却是盯着刚刚关死房门发愣,那身影,太象刘行了。

父亲让她和哥哥多关照聂翠母子,她和哥哥找去时候,娘俩却是已经搬家了,聂翠辞了职,刘行也不学校上课,娘俩就像一下子消失了,刘老爷子倒是没消失,搬回二儿子家去住了。

洛叶和哥哥回家跟老妈老妈爷爷等人商量了一下,决定不找聂翠,她这样做就是想脱离以前生活圈子,不想与大家打交道,他们又何必上赶着讨人厌呢?

只是,刘行什么时候有那么好身手了?别人没看清,她却是看清清楚楚,那垫子是刘行一脚踢出去马康落地前落他身下

她和哥哥倒是能做到了,可是兄妹俩是拜名师下学了一年时间了,刘行现才练习是不可能,只有一种可能,他以前就身手不错,只不过一直瞒着众人。

想来也是,刘正行那样老狐狸,即便不让小儿子参与,又怎么会不给他自保能力?他可不象曾经老爸,傻傻以为儿女老实就没人注意。

也好,这样她对刘行和聂翠担心倒可以除却了,至于以后见不见,是何种关系,以后再说吧

“真麻烦你们了……真麻烦你们了……”

听潘芳介绍了几人是马康学生,马家老两口就一直念叨这句话,马康几人进屋后,就一直坐沙发上不吭声,看他脸色就知道,原本就没脸见人,今天事又被学生遇到,他觉得没脸了。

星弄认真看向马康:“马老师,我不想劝你,其实,我们都知道你是被田芙蓉冤枉,可是你这样坐家里,冤屈就能洗清吗?”

影诺赶紧接上:“是啊,马老师,我们都相信你,也佩服你对体育执着,佩服你放弃物质诱惑勇气,所以,我们才来看您。”

“马老师,我可以毫不夸张说,9%以上同学是相信您,可是您这样,只会让大家觉得您很懦弱。”洛叶从包里掏出一个小本递给马康:“看一下上面签名,这只是我们决定下午来您家,利有仅有半个小时找同学签名,半个小时,一百多人签名,被您抓了特训学生,若不是我们拦着,也就一起来了。”

马康看签名时候,马家老两口坐一边不时抹一下眼角,虽然他们不认为这些学生可以帮到儿子,可是,只要让儿子心里痛些就好。

“你们说,都是真?”马康终于有勇气看向几人。

洛叶点头:“当然,骗你也没什么好处。”

马康捂住额头:“我知道,我这样很懦弱,可是我向学校领导解释,都不相信我,让我停职回家反醒。

回家后,邻居们都指点点喊我流氓,这些天我躺床上,一直反思我自己,到底哪些选择是对,哪些是错,可惜,想来想去,我都得不到一个合适答案。”

星弄想了想:“到了现,说对与错已经没有意义,关键是老师思想认知,如果你觉得体育是你应该坚持,那么,你选择就没有错,如果你觉得你这种坚持很可笑,那么,现放弃也来及,当然,这是我想法,不一定准。”

“我坚持体育,我认为,没有一个强健身体,其他根本就免谈,你再聪明,活到6和1差别是多大?”

“老师人生我们不能做主,我呢,给老师两个选择,您看选哪个吧,一,继续高中担任体育老师,二,去初中担任体育老师。”

洛叶话音落下,不止马父马母,包括马康内都愣住了,这语气也有些太大了吧?

星弄笑着看向几人:“只管选,洛叶说了就能做到。”

马康神色坚定:“我要去初中做体育老师,我觉得应该从基础抓起才好”

“马老师,你是难得有坚持人,不过,你这样家人会很累。”

“洛叶,我知道,可是每当我想放弃时候,只要想到我同学样子,信心就坚定起来。”马康歉意看向马父马母:“爸,妈,是我不争气,总让二老受苦”

“傻孩子,说什么傻话呢。”马母嗔儿子一句,感激看向洛叶几人:“几位同学,这事……这事真是太谢谢了”

洛叶看出马家三口并未完全相信她话,也不争辩,笑了笑问道:“马伯母,刚才扔脚垫那个邻居是什么时候搬来?您跟他们熟吗?”

暖今日两到,特别感谢粉红给暖正版订阅亲,特别感谢打赏暖亲们,爱你们,承诺话暖就不多说了,免得又让大家失望,等我真正调整好可以定时时候,会跟大家说,请给暖信心和支持噢!

推荐:她不要再当软弱无能菟丝花,这一次,她要当万丈光芒女王《平安重生日子》</P></DIV>

<TR>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